NC-SHOW (nicrosoft.net) » 钚铑铬 (ncblog.net) 注册 | 登陆 | 归档
   201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    @ 2018-01-01, 06:57

《甲方乙方》的最后,葛优用低沉沙哑的声音说了句:“199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说出了人到中年对于时光逝去的惶恐。但与其说是纯粹对于时光流逝的无奈,不如说是对于自身“年与时驰,意与日去”的恐惧。

1997年,我高中毕业、高考、大学入学。转眼,二十年后的2017年也过去了,我也踏入了四字头的年龄。对于2017年,我说怀念它,并不出于任何惶恐,而是这一年的确实是近年来过得最轻松、从容的一年,同时也改变了很多。在2017年,我开始喝牛奶了,开始在条件允许的时候几乎每天出门健步走个4-6公里……

冬天,年初一月一家三口自驾去南京游玩了三天;春天,和老婆一起出门健步时,用相机和手机记录下了春暖花开的过程;夏天,一家三口在珠海度过半个月,有幸和朋友一起上到了尚未竣工的港珠澳大桥上;秋天,在朋友邀请下到深圳做了一个半月的顾问,又得以新认识了一群优秀的年轻人并发掘出了自身的更多潜力……

其实,2017年真正教会我的,就是“从容”二字。之前,我以为,生活才是从容,工作或者创业总得拼命。但现在我慢慢体会到,其实,无论工作、创业还是生活,从容才能带你走得更远。有个创业成功的朋友说过类似的话,越来越深以为然。

2017年过去了,我很怀念它。但,2018年已然到来,怀念留在了昨天。希望新的一年里,在正确的邪路上,越走越远……



分类:时光隧道 | 1 个评论 | 414 次阅读
   我所理解的合伙人    @ 2017-12-22, 03:17

从2009年做细选网开始,算是真正投入了互联网创业(之前一直在做mISV,在IT里算是传统行业了吧),至今已经八年多。之后的每次创业项目不同,所经历的合作对象也多有不同,每次于我而言,都是倾尽全力。当然,至今尚未有算得上成功的,有些产品其实真的很不错,很是可惜。

之前,我和每次创业一起合作的人之间,都互认或者互称为合伙人,至少在当时,我也是真心这么认为的。八年之后,各种尘埃落定之后,细心梳理、反思,其实并不是每次都是真正的合伙人关系。有了这样的认识之后,再看网上看到的那些所谓技术合伙人与CEO闹掰之类的纠纷(比如冯大辉与丁香园),就豁然开朗一目了然了。其实根源就在于,所谓的“技术合伙人”与CEO之间就合伙人的认识大不相同,有时候,给出合伙人的称谓,对于CEO只是一个笼络人心的手段。这样,双方对于项目的预期就会天差地别,在这种情况下,那么最终无法合作下去就是必然的了。

当然,是不是合伙人关系,和项目成败之间并没有直接的因果联系,只是我觉得必须彼此之间都有一个正确、清醒的认识。否则,即使产品成功了,合作仍然会崩塌。

从我自己经历而言,2009年-2012年,细选网项目基本上是我和solmyr两人合伙,一起完成的。我们两个都是技术向的,都是一心只想把项目开发从无到有做好,全情投入。虽然过程艰苦,结果可惜,原因有很多。但我觉得我和solmyr两人是合伙人。

2012年年底回到上海后,和一个在上海的事业上已然非常成功的朋友rance开始合作,之后在其公司框架下合作了两个项目。虽然我们互称项目的合伙人(即使项目很大部分其实是在他的公司框架下运作),但本质是,他出钱,我出力(开发),其实这是一种投资关系。身份的不对等(他的公司已然非常成功)、对项目投入的不对等(我对单一项目全心投入,他还有他的公司业务),注定了我和rance之间就不可能是真正的合伙人关系。

2014年-2016年,我和nate开始合伙创业mera项目,从最初的新型邮件app的定位到后来融资转型群聊社交,一路产品也做得异常艰苦。初期nate设计产品,我开发到后来的nate负责融资找钱我建立开发团队,彼此合作无间,为项目一心一意,甚至彼此还互有长短形成互补。我觉得这是非常理想的合作,其实也是创业之所以需要合伙人的最大原因。另外,Mera以及后期从其中把邮件功能拆分出来的Flow(也就是最初设想的Mera),都是非常好的产品。

所以,怎样才是合伙人?我觉得,只有利益互相绑定的两个或者多个个体一起为一个目标(一个产品也好,多个产品也好)共同全心、毫无保留的投入,他们之间才是真正的合伙人。

假设“马云”是一个不懂或者不擅长技术的创业者,他作为创业团队的CEO肯定会需要各种专才(开发肯定是其中重要一环,尤其是对互联网项目来说)。对于专才,他可以合伙,也可以雇佣。被雇佣的人,不需要承担风险(项目失败了重新找工作不算),也不分享收益(早期员工拿期权也不算吧)。如果他希望与这些人共担风险、共享利益,那么就要合伙。

但如果这个“马云”创意很多、精力旺盛,在不同公司名义(或者称为利益体)下与很多个“技术合伙人”分别合作不同项目(恩,他的精力和定位真的允许他能同时兼顾多个项目),且与他们分享仅限于他们各自参与的项目的利益(如果有的话),这些“技术合伙人”算是真的合伙人吗?

我觉得不是,因为你和这个“马云”没有绑定。他可以参与主导十个项目(夸张了点),每个都有他的利益在,风险却被分摊了。而作为某个项目中的“技术合伙人”的你,理论上你也可以同时与某个“马化腾”另外合作其他项目,但现实对于开发人员来说,你只可能参与一个项目,你的利益全然绑定在这个项目上,风险也是100%。所以你们之间并不是合伙人,本质是雇佣关系。而如果因为有了“合伙人”的title,你就以“马云”合伙人自居,甘心拿着合伙人的工资和期待项目成功的飞黄腾达,那你其实只是马云的十个筹码中的一个而已。

所以,怎样才是合伙人?再说一次,只有利益互相绑定的两个或者多个个体一起为一个目标(一个产品也好,多个产品也好)共同全心、毫无保留的投入,他们之间才是真正的合伙人。



分类:点滴随笔 | 没人评论 | 398 次阅读
   顾问工作完成,回家    @ 2017-11-27, 21:24

上周五在深圳的顾问工作结束,周六飞回了上海,回家了。

对于顾问工作,作为邀请方的长颈叔叔,看起来应该是满意的。我自认成果也是比较理想的,或许今后真的多了一种谋生方式。:)

回到家,留守在家的电子设备们(包括电脑)似乎都因为一个多月未工作而处于不在状态的状态。这两天将它们一个一个更新版本、处理故障等使它们一个一个恢复正常状态。可见电子设备们,也是需要“人气”才能好好工作的,而多了的话,维护成本(平时不可见)其实挺高的。

这次在深圳待了六周,加上2004年住过10个月,总共在深圳停留过接近一年了。但始终还是无法对它有好感。深圳是一个太年轻的城市,并不单指城市的实际年龄,而更多是指市民的年龄。在深圳这六周,马路上、地铁上,见过老人的次数屈指可数。整个城市完全被年轻人占领,为年轻人而设计。城市道路完全为行车优化,对行人或者自行车非常的不友好。年轻的城市,表现出来的是单一的、一味向前冲的劲,缺少其他大城市所有的一种向后拉的平衡的力量——也就是生活味。使人感觉上,有些苍白。另外,比较奇怪的是,相对上海来说,深圳的政治味似乎很重,本觉得对于这样一个南方经济城市来说似乎应该并非必要。

史上最长的一次和老婆的异地恋终于结束了 :)



分类:点滴随笔 | 4 个评论 | 646 次阅读
   转:你竟然还敢抱怨要自己批荆斩棘抱怨没人帮忙(廖信忠)    @ 2017-11-24, 17:31

作者:@廖信忠

https://weibo.com/1660295635/FwzV6ogG4

今年一连串令人发指的社会事件里,微博评论中有种流行的言论:1.大V公知怎么都不说话了? 2.没想到我今天竟然要跟公知站在同一阵线。

微博至今已经8年多,不知说这些话的人在什么时候开始用微博,不知他们知不知道微博上曾经有个对未来充满希望,叫”围观改变中国”的阶段。我来大陆整整十年了,从08年到13年左右,那是一个人人对未来充满希望,充满期待的阶段;我最近重翻了08年左右熊培云、刘瑜这些公知出版的书,书中对中国现状多有批评,但总归是充满信心,觉得未来国家会越来越好,越来越透明,越来越法治,人民越来越有有保障,看完满满正能量。

这些年我也参加过不少所谓大V公知的饭局,大家对现状有不少牢骚,但酒过三巡,还是觉得大家一起努力,国家未来会充满希望,下一代会有更好的社会环境;但后来你也知道的,谁还敢在饭局上说真话,讨论民运还不如讨论床运,猥琐而轻松。

2012年我在纽约听了王功权先生的演讲,他当时做为访问学者在哥伦比亚大学,离回国还有两个月,他说他完全能留在美国过上好日子,但他对中国有使命感,认为在法律前提下,也能做很多推动社会进步的事;他鼓励留学生回国贡献,一起参与中国进步,一起改变中国,听得在场年轻学子心潮澎湃;但后来大家也知道他回国后发生些什么事

几年前,当你把有正义感的律师打上死磕的标签,落井下石,后来他们都如你所愿,不是进去了,就是闲云野鹤不问世事去了,试问现在,除了死磕律师,谁敢接这样的案子,打这样的官司,没人敢站出来,你竟然说他们都不关注不发声。

几年前,你说”我们不要听背后的故事,只要唯一死刑”,大快人心是吧!所以洗地的调查记者都该死,如你所愿,没人想再干吃力不讨好的调查记者,优秀的记者都去了腾讯去阿里去影视公司,没人再去探讨背后社会系统是不是失灵,所以现在你看着通稿就满意了吧!看着蹭热点的公号文章就解气了吧!

说出”公知哪里去”、”竟然要与公知站在同一阵线的人”,就别装外宾了吧!你扪心自问,假如现在大V公知们都还在,要是你自己遇到不公平无处申冤的事,你首先会@ 李承鹏 贺卫方 浦志强 斯伟江… 这些人 还是 @ 周小平 花千芳 江宁婆婆 …稍微有些社会常识的人都知道谁才敢出手帮你,结果,都到现在了,你还落井下石语带嘲讽地问他们哪里去了

这些年看过太多,微博平常只发些岁月静好自拍的内容,可是,自己家里遇到冤屈,就开始刷屏申冤,@ 了一大串的人,可悲的事,我看了那上面的名字,一大半其实都被销号了;平常你不去关心别人,紧要关头,竟然要求别人可能赔上人生或未来去帮助你。

以前有人替你批荆斩棘,替你负重前行,你落井下石幸灾乐祸,结果他们倒下了只能自己上,你竟然还敢抱怨要自己批荆斩棘抱怨没人帮忙。

自己看着办吧!



分类:留给孩子了解这个时代 | 3 个评论 | 508 次阅读
   在深圳三周,又老一岁    @ 2017-11-06, 00:51

过了12点,就39周岁了,按照上海算虚岁的习惯,这个生日就算是40岁的生日了。

所谓四十不惑,最近倒是越来越有感触。话说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那么至少还有十之一二是如意的,是如你所期待的。从大学毕业至今十多年,所过的生活,不可谓不幸福。家庭美满,事业上也一直在任性地做着自己喜欢和想做的事情。虽然一路上充满了各种遗憾,现在也越来越能看得开了。生命就是遗憾随行的,大可不必始终耿耿于怀。能越来越坦然面对所有的遗憾,这大概就是四十不惑的意思吧。当然,不遗憾并不是消极看待未来,不过,同时又真真切切感到时间紧迫了。

在深圳三个星期了,虽然有“长颈叔叔”好吃好喝招待着,但离家的日子,每星期都觉得特别漫长。做顾问本身倒是挺顺利,感觉以后可能还可以靠做 ppt 赚钱了 :)

最近这两个周末,就跑去了十三年前(2004年)在深圳生活过十个月的莲花一村附近,去重温了一下当年的生活状态和环境。十多年的变迁,环境变化已大,小区里也如同任何其他地方一样,堆满了车。看了一下当年住的那栋房子,外墙据说大运会的时候被翻新过了。也走了一下从位于红荔路天桥的当年每天等待老婆下班的班车下车点,到位于莲花二村的买鲈鱼的市场,和手牵手回家的路。还有那个需要跨过当年的莲花三村(现在好像拆成几个小区了)到福中路上的招行。说实在,走在这些地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的亲切感,毕竟变化已多。而真正怀念的,还是记忆中那段岁月的美好。

在红莲天桥上

福中路上的招行



分类:点滴随笔 | 没人评论 | 778 次阅读
   到深圳做顾问的第一周    @ 2017-10-22, 08:21

应长颈邀请,上周日来到深圳做开发顾问,为期月余,第一周顾问工作算是顺利完成。

上一次来深圳应该是2011还是2010年的事情了,至少六七年了。曾经在2004年,我和老婆一起从金山离职后,老婆到腾讯工作,在深圳住过10个月,这次到华强北已经完全认不出来了。

在如家订了长包房,头两天房间其实是莫泰168的房间,房间比较旧而且有各种问题不是很满意。第三天我提出希望换到如家的房间,经理也很帮忙,最后机缘巧合换到了如家的一个空间比较大的商务房,很是满意,这才安定下来。

每天如家的早餐还是很给力的,至少省了自己一大早出门找吃的麻烦。午、晚餐倒是好解决,毕竟如今有饿了么,长颈也经常会拉我出去吃海鲜大餐。

最近一年都在家工作,来到深圳后每天的类似上、下班的状态,稍有点不适应。如家到公司所在的华强北,四站地铁的路程,算是很近了。但每天回到酒店都觉得非常疲倦,倒头就睡。而醒来一般都会在早上三、四点,这时的精神状态又会非常好,适合干一些需要安静独立完成的一些事情。

只是自从自己成家以来,生活严重依赖老婆的我,还从未有离家如这次时间这么长的经历,对老婆儿子甚是想念,这才一周啊……



分类:点滴随笔 | 评论已关闭 | 702 次阅读
   被墙了几天    @ 2017-10-19, 11:17

linode 可能面临太多这类情况,已经不为被墙的 node 更换 IP 了。
所以,还是下决心把主机搬迁了。



分类:点滴随笔 | 评论已关闭 | 612 次阅读
   返沪五年    @ 2017-10-02, 01:32

2012年10月长假后全家从珠海回到上海,至今已有五年。

这五年的头四年一直处于紧绷的创业或者准创业状态,接连做了几个项目。一些已经彻底挂了,一些还在维护中。毕竟我是代码的爹妈,不到不得已,不舍得轻易丢弃孩子。

最近这一年,虽然也面临生活以及收入上的压力,却是长久以来最放松的一年。在去年9月 Mera 团队因为融资遇阻资金枯竭而结束时,说实话当时并不是没有考虑过去找一份工作正正经经去上班。毕竟作为一个并不落伍一直打拼在第一线的二十年编程老手,一份可观的稳定的收入还是可以期待的。但对于自从2004年就脱离了“打工”式生活的我来说,又有点望而却步。无论如何,最终还是选择了继续自己瞎折腾。重新拾起了 Delphi 以及微软商店的出现,让开发 Windows 应用重新又成为我的主业。

这一年来,很多方面,都感觉更像是回到了十多年前依靠共享软件生活的那些年,没了创业时的那种紧迫感,有了真正的生活,自由而从容。可以很奢侈的每天花一个多小时出门走一大圈——不再那么宅了这一点令我自己都很惊讶;可以在寒暑假随时和老婆孩子出远门而不必担心什么项目进度;甚至最近这一个月自从老婆手指意外受了点伤之后,我开始有点喜欢上了洗碗以及逛超市采购。

创业和生活,真的是人的状态线条的两个端点。打工上班,就在线条的中段,而中段则意味着两头都得不到。

2017年已过了四分之三,上海最舒服而足够长的秋天已然来到(珠海的秋天实在太短了),虽然今年的雨有点多。如果要用两个字来总结我的2017年,我想已经可以给出一个最适合的答案了——“从容”。当然,这并不代表未来我不会重新再次创业,要看缘分。能确定的是,创业的时候就会舍弃生活,没有创业的时候,就要好好享受生活。



分类:点滴随笔 | 1 个评论 | 988 次阅读
   上海    @ 2017-08-22, 01:12

趁着暑假尚未结束,而天气稍微不那么热了,老婆常抽空带可乐去市中心看看,让这个上海孩子多了解了解上海。



分类:回归上海 | 2 个评论 | 1,006 次阅读
   南巡 II 之港珠澳大桥    @ 2017-07-17, 18:01

机缘凑巧,南巡中有机会上得尚未竣工的港珠澳大桥,并深入20多公里直至接近香港大屿山,再往前就是港方负责的隧道部分了,还没通。这机会非常难得,因为据说今后开通了也只有港车可以开上去,而且开通后即便能开车上去,也不会再有机会让你下车随便拍照了。除了大桥,还可以拍到真正的海景,太值回票价了。



分类:钟爱珠海 | 评论已关闭 | 1,240 次阅读
  NC-BLOG v4 based on WordPress     版权所有© 2004-2018, 东日制作室     内容版权© Nicroso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