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已过去 63.04%
恶心的腾讯微博    @ 2011-05-30, 14:10

虽然很隐蔽,但终于还是被我发现了。

在腾讯微博,你成功发出的微博,follow你的人未必能看到,而且始终搞不清楚G点在哪里?!!你要觉得触到G点了,就明说不准发,搞这种下三滥小儿科。太幼稚。

其实,微博是媒体属性远远大于社交娱乐属性的产品。腾讯根本没有媒体基因,而只有社交娱乐基因。凡是和社交娱乐有关的产品,腾讯做一个就成功一个(很多赴美上市的公司号称自己是中国的facebook,但其实真正意义上的中国的facebook,有且只有腾讯。而除社交娱乐以外的领域,腾讯几无收获。有个说法,70%的记者,只有新浪微博,剩下的,是两个微博都有。

新浪的基因,就是媒体,所以名人博客也好,微博也好,必成。

谁会在微博上,整天关注某个朋友现在是在上班,还是上床,还是上厕所?

胡言乱语 | 评论已关闭 | 8,817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897/
不打酱油修喇叭 (转摘自小小律师浦志强的若干微博)    @ 2011-05-28, 14:22

@小小律师浦志强

咸宁公审出租车罢运系列案,刘元香被控非法集会游行示威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两罪。在汉口火车站门外被咸宁特警抓回,只是因为阴谋进京上访。发问环节我得知,这四旬女子男人患肝癌去世,她和两小孩加公婆全靠出租车活命。问她对政府把值四十万的营运证收回作何感想,她泣不成声但就是没敢说个不字。

我和@斯伟江 是周彬辩护人,他前边滴水不漏撕完一遍,轮到我已是狼籍一片,我便问细节可惜老被打断。我解释关联性:“出租车营运证价值四十万一纸文告就要收回,我问每个车主的感受,就因为起诉书指控被告人们都是出于个人目的违法犯罪的。再说,筹备组织协会不违法,管交通是政府的事他没义务”

今天(5月27日)下午六点来钟,咸宁出租车罢运案突然休庭,审判长通知六月二号继续开庭。当时我正对苦命女人刘元香发问,她进京上访到汉口被特警抓回,路上便惨遭刑讯。随后,咸宁用非法携带管制道具拘她九天,就因为她腰里钥匙串上挂了把小刀。今年4月7日,她成功到京上访,但当即被咸宁抓回直接逮捕了。

咸宁今天庭审多次休庭,几乎全因公诉人难以招架。他举第一组供述类证据就踩到了屎:郑冬辩护人@俞智渊 律师礼节性请他指点出处,结果这老兄原型毕露,直到法官将卷宗送给他,我才恍然他出庭居然不带案卷玩儿脱稿!但公诉人手拿卷宗照样找不到出处——他交法院的卷跟沙盘演练依据的,顺序页码不一样!

钱四逢两次笔录十五小时不吃不喝不能睡,@斯伟江 撕破小脸儿要启动非法证据排除,审判长休庭给半小时,让政法委书记法院正副院长合议庭全体加公诉人现场研究对策,随后衔命登台敲响棰子:“没证据证明有刑讯逼供,辩护人申请驳回!公诉人继续举证!”我质问她:“你叫什么名字?你马上要出名了!”

今天下午咸宁庭上,我特想跟公检法及被告人有共识:“政府收车令五百人倾家荡产,充分沟通才能有和谐,可你们竟把钱四逢周彬等一抓了之,把彼此打过电话的吃过饭的罢过运的游过行的和上过访狂抓好几百人,这令人痛心!这不是和谐!知道吗?就算七被告愿作林祥谦,我跟@斯伟江 可不想作施洋大律师!”

今天在咸安法院庭上公诉人找不到证言位置,法官休庭帮他找了半小时。恢复开庭后审判长对我说:“既然庭前印了案卷也比较熟悉,那我建议公诉人宣读后,你有异议就直接指出,我们好提高效率?”我当场顶回去:“我不接受!法律规定明确执行就是了,你没资格提建议!就一证一质!他得先说清念的是哪儿。”

今天上午第一次休庭,咸安审判长拉住我和@斯伟江 ,郑重指出我俩水平不济发挥不好,“别让到场观摩的本地律师失望撒?再纠缠刑讯逼供我就不给你留面子了啊!要问跟你委托人相关的事撒?要显出大律师风采撒!”我赶忙澄清,“这话你跟小厮说就行了,他是大律师,我嘛无所谓。”

今天咸宁庭上,钱四逢说笔录不让看就逼他签,质证时便揪住他被连搞十五小时不吃不给睡,@斯伟江 阴险地要启动调查非法取证。审判长休庭跟政法委书记院长研究,还举了本儿《司法文件选》前来咨询该规定本意,旋即拿“两高一部”新规把“撕”某驳了,我举仨手指头厉声开导她:“是两高三部,是三部!”

今天咸宁出租车罢运系列案庭审中,有着装警察数次上台与审判长耳语,我下午终于对审判长发作:“现在是审判阶段,这警察凭什么跑上来?他要是法警就得归你管!他要是公安就没权参与!告诉我,他是干什么的?!”审判长反应很快:“他来修喇叭的。”“你胡扯!你那喇叭是好着的!”

今天咸安庭上,我趁机传销宪政理念:“法律人的理想有赖于公诉人辩护人合议庭被告人共同捍卫,请理解我们的坚持原则和坚守程序,但可惜公诉他人全然没有权利意识:车主筹组协会沟通情况罢运游行上访,都是合法的!集会游行示威自由是宪法权利,公安的批准权只是备案后服务义务,它无权不批准!”

今天咸安法院门口内外特警大巴各一辆,有警察数十执勤;门外上百出租车司机守了一整天。法庭内台下七被告一溜排开,旁听席前五排被警察法官领导占据,中间家属数十每家只分四张旁听证,后两排挤满了入室乘凉的特警。假如庭审是出大戏,最贵的最好的座位,要算被告人的了,他们个个无比投入。

@贺卫方 的司法改革真就只剩下一把锤子一身袍子了,法官还热得扒了袍子干脆一身短打。5月27日咸宁肉喇叭敲得我气恼,我便哀求她:“先听懂了我啥意思,你再发表意见!彼此给点面子好吗?”审判长高悬明镜翻了我一白眼儿:“庭上讲什么面子!”我更委屈了:“我可一直给你留着面子呐!你没感觉到吗?”

5月27日咸宁“公”审,我跟撕某作周彬辩护人,他哇哇哇哇哇先撕六点让起诉书体无完肤,全然不给我这挡箭牌留条活路,逼着我高屋建瓴讲宪法权利。我打着腹稿把喇叭拽过来嘴里没闲着:“我完全拥护斯伟江律师的重要讲话!”她插话:“你的问题与本案无关!”“我还没说呢你咋就知道了?我这就开始说!”

昨天庭上我问刘元香:“读了几年书?”“初中。”“还有啥一技之长?”“我没懂。”“几口人?”她满眼泪:“老公前年肝癌没了,留俩小孩和六十岁公婆。”我心抽紧:“抱歉无意问到伤心事,咋养他们?”“就开这台车。”“政府收车,你拥护吗?”“拥护。”庭后得知,老公临死留了话:“不能卖这车。”
我好流眼泪,大多在开完庭哭,像去年在新疆办嘎玛桑珠案,天珠王当庭被冤十五年。昨天庭上没流泪,因为公诉人审判长联手制止我勾走了我的怒火,今天坐车去机场写这段,我痛到泪水长流,此刻。

昨天咸宁庭上,见公诉人的笔录知公安侦查重点,在谁谁打电话谁写上访材料,谁募集资金谁策划进京,忍不住好为人师教训他:“打电话写材料募捐上访不是犯罪,这么大的事涉及身家姓名,谈谈闹闹怎么啦?照你这心思,那日本震后发短信打电话号召抢盐的还不都得抓起来?我问你你咸宁有这么大的监狱吗?!”

昨天咸宁检察官摸不着头,休庭弄了半拉钟头,敲完锤子法官跟我商量变通法律碰了钉子,张科长只好乖乖举证。轮到我发言先给了他一顿电炮:“你代表国家支持公诉居然敢不带卷宗!你就这么当差?我要也没带也张口结舌,法庭能赠卷休庭吗?你耽误大家这么长时间,竟敢不说声对不起,你不懂得该道歉吗?!”

转贴收藏 | 评论已关闭 | 12,199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896/
和谐方校长,方校长和鞋    @ 2011-05-20, 18:49


转贴收藏 | 2 个评论 | 10,982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894/
付费被强奸,权当送花圈    @ 2011-05-19, 18:52

此文已被外星人劫持。

胡言乱语 | 3 个评论 | 14,701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891/
转:“城管”弊政要因循到何时?(孟雷)    @ 2011-05-16, 01:26

http://finance.sina.com.cn/review/hgds/20110513/23019840555.shtml

  孟雷

  沈阳小贩夏俊峰的终审死刑判决已下达,虽然他的辩护律师滕彪等法律界人士还在争取挽回。北京小贩崔英杰最后获死缓的判例,仍使夏俊峰和他的辩护者抱有一丝希望。

  律师滕彪的辩护词,在夏俊峰的死刑判决是否“罪刑相当“的法理论辩上,是有力量的;关于“城管”制度,这一诸多悲剧的制度根源,滕彪着墨未多。几年来,“城管弊政”已成为众多激烈社会矛盾的根结。“城管”的“执法”权力来源及其合法性,或可供当前执夏俊峰生死者思之鉴之。

  频仍的死伤大案,已使“城管”广为人知。但这一制度、机构是什么来历,他们执的都是什么法,不仅公众,即便身为“城管”者,乃至具体案件中的司法裁判者,亦未必尽晓。

  事实上,所谓“城管”这个直到每个县城都有的“执法机构”,没有任何一部国家的法律法规给过它明确的“准生证”,它不具备任何一部法律的执法主体资格;与此同时,它拥有“执法”权力的事项却多达300项以上

  “城管”只是各地自行设置的一个机构,从1990年代后期开始陆续出现。实际上,直到最近它也没有正式的统一名称,据说在各地有城市管理执法局、市容管理局、城管大队等五六种名称。它们要么是事业编制,要么是某个单位的内设部门,要么“什么都不是”。它不能当被告,因为它不具备主体资格,一般从属于政府的市政管理委员会(有的地方从属建委或别的什么机关),而这些委员会又是政府的组成机关。如果你要告“城管”,法律上的被告只能是“政府”。“城管”执的哪些法呢?——“集中和相对集中行使市容环境卫生、城市规划、城市绿化、市政管理、环境保护、工商行政、公安交通、城区河道及内陆渔业管理方面法律、法规、规章规定的全部或部分行政处罚权”。这是若干城市对“城管”之“执法范围”的表述,一般人恐怕不能找出不在这个框框内的城市生活范畴的东西。“城管”的“执法”所涉及的每部法律、法规,都明确规定了执法主体。那么,“城管”“执法”的依据何在?它们的依据在于,地方政府往往通过地方法规、规章把这些权力转赋予它们,并且“城管”往往还要与涉及的执法机关签“委托执法”协议。但是,这样就合乎法律了吗?即便常被“城管”依为盾牌的《行政许可法》,那仅仅指有诸多限制的“行政许可”受理、审批,并不能理解为普遍设立“城管”这一机构的批准函,更无法赋予其“强制执法”的权力,遑论殴打、抓人、夺产

  事实证明,想靠单一的机构,承担如此众多执法机构的职能,是完全不可能的。一方面,庞大的权力带来了“滥法”的空间,“执法”领域如此繁复,“执法”人员必然芜杂,野蛮暴力“执法”与这有着很大关系;另一方面,原有的执法机构不可能退出执法领域——这既是职司所在,又是部门利益使然;再者,“城管”也根本没有能力统一行使这些行政执法职能,他们往往拆广告牌得叫上规划局,查黑车得叫上交通局,取缔烤羊肉串的也得叫上卫生、工商,而且还得有公安保驾。

  “城管”甫一创制,就因合法性依据和执法手段受到舆论和法律界质疑,但这些年来从未见在这两点上有任何变化。在此制度下,死人已不是鲜见事。无论死伤者是谁,他们在很大程度上都是这一制度的牺牲者;公众也不能忍受再有更多的人成为新的牺牲者。我们希望,对于夏俊峰案,司法机关能秉持衡平态度,充分考虑“城管”的“强制执法”合法性争议和执法手段问题——此为夏案的激发关键,实与本案如何裁判有着甚深关系,且与将来是否还会发生类似悲剧有甚深关系。事涉死生,幸勿轻忽。

  (作者为远见传播董事、《锦绣》杂志发行人)

转贴收藏 | 评论已关闭 | 6,540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888/
留给孩子了解这个时代    @ 2011-05-13, 13:30

从小到大,我们都不少听父辈们讲述他们当年的生活。只是,人都会美化回忆,尤其是当自己年华老去时,回忆自己的青春岁月。因此,父辈们口述给我们的,其实是已经经过了变形扭曲的“历史”,他们或许自己都不会承认,他们说给我们的,和当时他们自己的心理感受的天差地别。这个不用说他们了,就连我自己,对于并非很远的几年前的生活,有时候回忆起来都是觉得那简直是完美的。但当偶尔翻阅自己那时的blog时,才会想起来,所谓的“那时”,也是一天一天所经历的,而这一天一天当中,必然除了欢笑、幸福、开心之外,也有郁闷、苦恼和悲伤。

于是想到了,我的blog里转贴的、自己写的一部分时评,甚至只是发泄情绪的内容,其实都是最原汁原味的“当下”的生活。这些文字内容,应该好好保留下来,将来给可乐了解一个没有被扭曲过的“当下”,至少,是他爸爸一个人的真实的存在。所以,今天在blog新建了一个分类——留给孩子了解这个时代。

当然,这些内容,基本上都是这个社会的负面,但我觉得,这才是这个真实的社会——对于普通人来说。有人说,你不应该只看黑暗面。我想说,在我身边对我说这种话的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他们都在体制内。是的,我承认,对于体制内的人来说,这个社会有相当的阳光面,他们的生活和待遇,至少是这个社会中最靠前的5%内。对于这些人,他们爱多看看新闻联播中的幸福生活,再联系上自己的生活幸福,他们甚至可以完全忽视黑暗面的存在,即使无法否认的一些明显的黑暗,他们也会说:“这个全世界哪里都有”,反正都黑不到他们身上(城管不会打他们;计生不会抢他们孩子;他们自己开着车,基本也不会被车撞倒然后被砍八刀;更不会喝水死、俯卧撑死、躲猫猫死;他们吃特供无公害蔬菜;他们的孩子不吃三鹿奶粉;…………)。

只是,他们不会理解一个体制外的普通老百姓的眼光中的社会的样子,而对于我们,这样的才是真实的社会,这个时代。新闻联播并不属于普通的劳动者。

胡言乱语 | 2 个评论 | 8,544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887/
转:杀人者,父亲(李承鹏)    @ 2011-05-13, 12:27

http://www.21ccom.net/articles/sxpl/pl/article_2011051335384.html

  九岁的沈阳小屁孩夏健强,后来就不爱说话了。也不跟认识的小盆友玩。走在沈阳熙熙攘攘的大街,倘若看到有一家三口走来,他会低下头。倘若有记者给他拍照,他会转过脸去,说不想让小盆友知道他有个杀人犯的爸爸。

  他现在一定对爸爸有些失望。长大后,他却要对这个国家失望。因那时他已知道真相。他该知道,5月16日那天,他家讨生活的炉子被缴,他爸被人推打,他妈跪地求饶。他还知道,那群人把他爸拽上车带到城管屋里继续打,用拳头打,用铁杯打,踢下身。然后他爸挥起水果刀……他已轻易可以得出结论,他爸只是自卫,不是杀人。而自卫,是这个国家从有皇帝以来就允许的。我会告诉他,汉朝的皇帝就跟人民约定了的:伤人及盗,其时杀之,无罪。唐朝的皇帝也跟人民也说好了的:窃及无故入户,笞四十,家主登时杀者,勿论。

  可我不好意思告诉他这些。皇帝没有了,我们却分不清杀人和自卫。晴天朗朗,让人多哀伤。

  九岁的夏健强在哀伤中长到了十岁。这个沈阳烧非法烤摊主的儿子,每天只闷头画画儿。我看过他的一些画儿,很有才华,可已从当初充满阳光的《感恩的心》到后来有些武力的《大闹天宫》,画面也开始暗淡。对不起,我肯定多疑了,可法官大人,想必你也有孩子,想必你们都希望孩子们尽量多地画出这个国家的美好,而不是残暴。十岁的夏健强一定知道他爸为什么上街摆摊,一定知道他爸正是希望他画得更好,才要多挣钱,才非法卖烧烤,才铤而挥刀。那可是两个身高一米八几的城管,只有一米六五的夏俊峰挥刀而去,越决绝,越伤悲……所以法官大人,你不作为法官,我不作为写字者,我们同时作为一个父亲来担心,每当那孩子拿起画笔时,会不会想起那把刀。

  就是父亲的社会问题,水果刀却成杀人刀。我看过死刑犯夏俊峰的简历,技校毕业第二年才找到工作,工作四年就下岗,下岗八年才发现卖烤串这样一个不错的生计,全家为月收入终于超过三千兴奋不已……多易满足的东北工人家庭,你我每逢堂会喝顿大酒,不止于此。可大街之上,却把他们弄到狼奔豕突,溃不成军。我们都是看过城管追杀小贩的场景,城管大哥统统幻觉自己已天兵附体,自南天门而下,那通掩杀,那股神武,那种先天而来的政治正确性,让他们忘了人性。忘了自己也是父亲,或总要成为父亲。

  所以我忍不住,就把这个标题取为“杀人者,父亲”。即使你们认为我这很没有逻辑。

  这一个违章摆摊的父亲,却是要努力养活自己儿子的父亲。这一个杀了人的父亲,却是为保住最后尊严才杀人的父亲。这个前技校生,后工厂车工,再后的烤串摆流贩,一切就是为了当好一个父亲。他只是让儿子去画漂亮的画,并没有戴五道杠,看新闻联播阅人民日报。他会在除夕夜带着儿子放鞭炮,并没有摆出领袖架势去拍照。他也没想过让孩子当官,所做一切不过想让孩子能成为一个优秀的画家。辗转最后,竟至杀人。试想,一个小贩格杀当世两大城管之际,内心该多激愤,可有专家为他辩护激情杀人?所以,羞愧的到底该是这名父亲,还是未能让他有条件成为一个好父亲的这条街、这座城、这国家。

  我不把夏俊峰当成一个违章的小贩,我管他叫,一个光荣的父亲。这里对父亲是有歧义的,违法转移资产数亿,被称为父亲;少交规费五六百,就叫不法小贩。

  其实法官大人,我们这些父亲,只是比更多数的那些父亲多读了些书,多学了一些蝇营狗苟,把上流和精英演得更像而已。我们发声勇猛,做事鸡贼,没一个敢像夏俊峰那样为保护家产和孩子挥刀杀人。可是得记住,这里有父亲手执燃烧瓶保卫孩子的婚房,有父亲为没医疗费的孩子去偷盗。我早年有一个邻居,姓兰,厂子里查夜时被小偷砍断手腕,医生告诉他这辈子都残了,他痛苦之余,忽然高兴起来,说,啊,反正再过几年就得退休,这样工伤一下子就可一次赔我五万,儿子可做个小生意,退休后还是全工资,因祸得福啊……更多的年青的男人都不敢去当父亲,因他们是开发商的孙子,职场的全职龟儿子,他们慢慢地爬啊爬,运气好的假以时日可坐在客厅里用水里刀削苹果,混得差的只得用水果刀削城管的身体。

  我们大部份人的父亲,其实都曾那么不堪。出品了这么多不堪父亲的地方,有多少二百五条款。比如大家一直都不明白为何有那么多的“管”,城管、交管、宿管、网管,你为什么总想着要管,而不是服务。你从城管变态到管城,你把人民当敌人,人民果真就会变成敌人。我还不明白的是,为什么长官在管理城市时有种塑料式的审美情趣,他们喜欢整洁而肃杀的城市,而不是人性而温暖的街区,他们常常去巴黎旅游,却忘记香榭里舍处处摆着露天餐馆和咖啡吧。他们的子女都在美国,却不知纽约自由女神下面就有一排卖热狗的餐车。我们都喜欢美丽,如果这美丽是牺牲普通人的生活,这美丽多邪恶。

  写到这里,另一个父亲,辽阳市宏伟区的周晓明被城管围殴致死,倒在儿子怀里,尿了一裤子。此时城管还当着他儿子问,你还服不服?这样让父亲到死都没有尊严的故事到处都是,这样的城管到底是一种什么管。律师夏霖说这是地方团练,很神准。在他们看来,人民总容易冲动的,出动警察不是太方便,出动军人更没人拳,所以城管,就战无不胜地诞生。说到这里有一个故事。我认识华西都市报一个体育记者,他有一个铁哥们,姓余,我见过该名散打队员,身高一米八三,手掌有常人两个那么厚,常跟随大哥左右。一夜跟队友们在成都烧烤一条街吃着,来了城管踹摊。这些散打队员傲然说等会踹,正吃呢……一黑瘦城管径直从面包车下来,一把又长又细的刀捅透其中一散打队员的胸。其余的瞬间也被击溃。

  散打队员们曾想诉诸法律,可遍查纪录不见有城管出过勤,他们找到过我,我笑了:你们都干不过城管,还起什么诉。可见中国不是中东,中国城管不是突尼斯城管。

  这么战无不胜的城管,却被夏俊峰秒杀,我心中有一丝诡异的快感。我也不知道这是不是冤案,至于小贩是否被非法拘禁,是否受到殴打,踩掉的鞋底,六个不准出庭的证人……将交由滕彪律师去完成。我注意到有人在说死去两城管申凯、张旭东也有父亲,也为人子。这说得很对,可正因如此,大家就得想想,什么样的制度才让父杀人子,子戗害人父。如果一种制度总是这样让人父人子杀来杀去,它就是一个很滥的制度,断子绝孙的制度。

  我在百度上搜了一下社会新闻:湖南有个青年不过卖些盐,被百般欺压,日子实在过不下去,就拎了两把刀去杀了税务官员,抢了十几条枪。这个青年,叫贺龙。碰巧@胡适日记转发了更全的微博——大约同时代,一名男孩子因当地种粮大户打死了他的伙伴,提着大刀抢了粮仓,他叫彭德怀。今年,一名商贩因不满城管的殴打,杀死了两名城管,而被判死刑,他叫夏俊峰——如果你早生70年,弄不好也能当个元帅。

  天下之事,油盐柴米。你让他们过不去,大家就都不好过得去。所以今天不跟法官谈法律,跟你谈父亲,跟所有的父亲谈谈在中国当父亲的艰辛,不要让父亲,成为杀人者夏俊峰,崔英杰,还有刚出炉的武士刀客杨东明。我不知最高法院最后怎么在纸上进行判决,只想说,所有的判决都不是纸上判决,而是内心,当棰落下,那声音,其实是内心在跳。

  须知大街之上,多少杀人者,父亲。

转贴收藏 | 评论已关闭 | 6,625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886/
三年,涅你妈的槃    @ 2011-05-12, 16:22

涅你妈的槃。就这几天还有死难学生的家长因上访被有司带走。像用塑料袋装垃圾一样把你们的丑恶装起来就是涅槃吗?——《人民时评:汶川涅磐重生,党旗逆风飘扬》

胡言乱语 | 评论已关闭 | 7,905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885/
和谐盛世了    @ 2011-05-10, 17:13

我们连房屋都保不住,却说人民已从此站起来了。我们连官员都无法选择,却说人民已当家做主了。我们连摊子都会被强赶,却说实行以人为本了。我们连说写都会被屏蔽,却说是言论充分自由了。我们连出生都区分户籍,却说人人享受平等了。我们连自己的孩子都保不住,却说是和谐社会盛世了。

转贴收藏 | 评论已关闭 | 6,625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883/
internet conn    @ 2011-05-10, 14:53

农码生涯 | 评论已关闭 | 7,455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8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