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路径    我的跨年记    我的观点    我的书    我的工作    我的东日/西绚    我在金山的日子    我&我家    钚铑铬
   首页 我在金山的日子


激情岁月(上)--我在金山的日子(三)

日期: 2006-09-05, 07:20   共 13,372 次阅读

回校后的一个月,完成了毕业论文和答辩。在此期间,和陈放通过QQ保持联系,了解珠海那边的进展状况。期间居然听闻金山进行了一次小规模的裁员,毒霸组有4个同事被裁了,搞得人心惶惶。由于学校的最后毕业时间定在7月20日,于是我买了21日的火车票。不过,这个日期相对毒霸组的其它应届生来说是比较晚了,而且还无法参加针对我们这一批的新员工培训,据说因此差一点也就“不用去珠海了”~~当然,最后没有成真,我还是去了。

2001年7月20日,正式毕业。

7月21日上午,第三次坐上K99次火车,去广州转珠海,22日到达珠海。

7月23日成为正式上班(试用期)的第一天,开始了所谓的“职业生涯”。

这时,实习期间正在开发的毒霸2已经接近项目后期了,功能性开发已经完成,并且已经发布了金山毒霸II体验版,而正式版很快就要发布,只在做最后的测试以及产品化调整。

头几天,我依然只是做一些维护性的小改动。

我和陈放是负责毒霸主程序的开发,当然,面对用户,最重要的第一感觉,就是主程序的用户界面。7月底,陈fz和UI设计组决定,将毒霸2正式版的主界面完全改头换面,以期给(体验版)用户一个全新的感觉。但这时距离原定刻盘时间只剩下3天时间。陈fz跑来找我和陈放,问能不能在2天内将毒霸的界面按照UI设计组的全新设计完全实现。第一反应,当然是“不可能”。陈fz说,“不用说不可能,只说做到的话,你想要什么”,呵呵,这显然是不可能也得可能的意思了~~此时陈放为我争取了提前转正的“条件”。

只剩下两天,也就是差不多50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当然立刻就开始。这种类型的改换界面,并不单单是换图那么简单。首先,原版本基本上没有贴图,而现在要改成贴图方式;其次,更改界面,也涉及到一些操作逻辑上的更改(UI组的设计,并不仅仅是给出图片,同时也包含可操作性的设计);最后,还包括一些实现细节上,由于之前没有实现过而现在需要的,需要做新的实现。同时,还要保证已经实现的功能不被影响,因为距离发布时间不远了,再重新做大规模测试是不可能的。

从实习到此时,我对主程序基本上一直处于只敢看和小规模修改,毕竟还没有完全吃透这几万行的代码。不过这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和陈放一起,和UI组的lwq、tom和kay有所接触,然后努力的去完成任务。从最基本的动态效果的按钮控件,一直到最终的将整个界面逻辑更换,50个小时中我们只轮流休息了两三个小时,基本上马不停蹄。

年轻和激情就可以创造奇迹,原本认为是impossible mission,结果居然真的按时完成了。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我们对界面部分的更改、增强,完全没有影响到软件本身的质量。

很快,毒霸2被定名为金山毒霸2001,正式发布了。


金山毒霸2001的主程序界面

由于及时完成了任务,我也在8月份就拿到了转正工资。

8月中,产品发布,我们都跟着去了广州参加新闻发布会,新闻发布会上,开发人员每人讲一句话,我说了什么早就记不清了,只记得当时紧张得要死~~

然后,开发组分批(三四个人一批)轮翻送到广州差不多待一个星期,去实际的软件销售店面现场推销毒霸,同时,也是一个直接面对消费者和用户的机会,陈fz要我们利用此机会多听取消费者的意见和反馈,了解用户到底需要什么。

8月下旬,轮到我和正在主要开发企业版的cx一起去广州,cx是在我实习期进入毒霸的,因为一直在刚起步的企业版,因此当时和cx并不太熟,两人居然一路无话,坐长途车到达广州。我们是住在金山的广州办事处的办公室里,里面有3个套间,每个套间有一对上下铺。我们在最外间,我睡上铺,cx睡下铺。一起待了一两天,和cx渐渐熟络起来,互相也聊了不少心得。一开始我们对站店面都比较有意见,程序员很多都不太愿意与太多人打交道,而现在要求每天和来来往往的顾客攀谈,另外在店面站一天(没有凳子)对于我们这些缺乏站立锻炼的弱人来说,也是极端痛苦。没几天,cx就找到机会被批准返回珠海了(可能他那边的任务是比较紧),而接替cx的,是Ritchie,以及第二天又来了UI组的tom。tom也是应届生,学金融财会的,不过颇有设计天分,一到金山,就为毒霸设计了毒霸2001中那个电脑医生的卡通形象,该形象后来一直被持续使用,个人感觉,比瑞星的那个狮子要可爱多了。

我们出差每天有几十块的补助,我们一般午饭省着点,随便买个盒饭打发了。然后等到吃晚饭的时候,我、tom和Ritchie就把三个人剩下的补贴合起来,去吃一顿大餐。所谓大餐,也就是在办事处对面的饭馆里点几个菜和酒,“腐败”一把。腐败的同时,也会开心的聊天,经常都笑到肚子疼,由此每天吃晚饭成了我们在广州最愉快的节目,也在此时和tom混熟了。应该说,就是受他们两个的影响,我后来和同事相处就放得开了。据Ritchie说,从广州回珠海后,我就像变了个人,之前和不熟悉的同事们话不多,之后就完全不一样了,我也有这样的感觉。
 
tom在广州自有住处,晚上不睡在办事处,因此晚上只有我和Ritchie这个大烟枪睡上下铺。Ritchie不仅烟瘾大,更善谈,一聊起来就停不下来。

自从Ritchie来了之后,基本上每天都是聊到天亮,早上六点多,然后睡会儿,到九点半,就被办事处上班的同事叫醒,睡眼朦胧的去站店面。如此往复了三天~~每天早上,办事处的同事会看到我们的床下地上一堆的烟头,会说:“哇,你们三个居然抽那么多烟”,不知道他们如果知道我和tom都不抽烟的话,会如何想 ~~期间有一天,xf和esan坐公司面包车在广东地区参加“稽毒万里行”推广活动时,路过广州也在办事处住了一晚。

白天站店面,从不向陌生人开口的我,也硬着头皮主动找正准备买杀毒软件的顾客搭讪,给他们介绍毒霸,居然每天也能给我推销出去几套 。而在和办事处的同事闲聊后,才知道直接的铺面竞争比我们开发产品竞争来的更直接、更火爆,在我看来已经十分无法忍受的恶性竞争每天都在上演着(比如互相撕对方产品的海报),甚至有同事为此流血。从此,也知道了这些整天为金山跑腿,全心推销金山产品的办事处第一线同事的辛苦,与不容易。

每天睡三小时持续了几天,直到8月27日那个周六,毒霸要在体育馆门口办一个宣传活动,所有办事处的同事以及正在广州的我们都被拉去做了壮丁,帮忙搬东西。体力活对我们都挺要命,而且广州的八月底非常热,而且我们都仍然是早上六点睡下的~~

一直忙到中午,终于被告知活动搞完了,下午我们可以放假,第二天(周日)就可以回珠海了。中午吃完饭,我和Ritchie回到办事处,就放倒在了床上。这一觉对我来说,真是惊天地,泣鬼神,睡得天昏地暗,感觉是把差不多一周的睡眠不足,全都补回来,一觉睡到晚上十点,全身酥软。

第二天,Ritchie另有安排,我和tom一起返回珠海。进关时,因为tom没有边防证,我和他一起下车去办,办完后坐下一班车,进入珠海市区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在广州一周,是体力上最累的一周。然而,却也是精神上最放松的一周。没有开发上的任何压力,每天“下班”后,就是“腐败”和“聊天”,同时,也使同事变成了朋友。


毒霸2的团队(摄于2001.8.1)

前一篇:
后一篇:
  NC-SHOW v3 based on WordPress     版权所有© 2001-2017, 东日制作室     内容版权© Nicroso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