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路径    我的跨年记    我的观点    我的书    我的工作    我的东日/西绚    我在金山的日子    我&我家    钚铑铬
   首页 我在金山的日子


实习--我在金山的日子(二)

日期: 2006-09-03, 15:22   共 12,660 次阅读

从珠海回来,得知我面试通过了,最“失望”的莫过于我妈了,她曾经一直期望我会面试失败,仍然在上海,去博科上班。而面试通过,意味着我会选择去珠海,同时也意味着要多付出2000块的违约金支出。

当然,我已经决定要去珠海了。不仅仅因为金山是国内做通用软件最出名的公司,在金山,我看到了“拖鞋气氛”(原本习惯性的想说“拖鞋文化”,不过“文化”这个词已经滥了,表达不出我对这种气氛的喜爱),看到了热情(十来个人的团队真的在努力做一款好产品,无论外界如何评价,至今我仍然认为,当时所有人都尽力了,如果有所不足,那也是其他非主观因素造成的)~~

原本在临近毕业的时候,我还在顾虑,以后我上班是不是也要像很多人一样,穿西装打领带,把自己包在一个壳里面在公司里写程序,做人?如果那样,会很痛苦,当然如果大家都这样,我也脱离不了。从金山回来,我知道了原来还有软件公司是这样的气氛的。

衣着上没有要求,一般夏天(珠海大半年是夏天)就是汗衫、短裤加拖鞋,一身全棉宽松衣物,没有任何束缚感。

上下班时间上没有要求,也就是所谓弹性工作时间,程序员大多喜欢夜晚工作(工作性质使然,夜晚容易心静而已,一味强调健康与否无意义),而早上喜欢睡懒觉。在上海,上班时间要赶,交通路程远,而且上班时间交通高峰,而公司却又很少会离家很近,一般比如9:00上班,可能7:30甚至7:00前就得出家门,每天挤公交车或者地铁的时间,就要花2-3个小时。而在金山,我看到的是,大家基本都住在公司所在小区(租房),上班走路过来只要5分钟,并且大多数人上班时间是在下午5:00-6:00(赶在食堂开晚饭前,呵呵)~~

总之,珠海,金山,那时候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真正可以静心做技术的地方,直到我离开的时候,我仍然是这么认为。

2001年的4月份,将毕业设计告一段落。之间陈放催了几次,让我尽早去实习,甚至给我提醒“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另外还说,我的机器已经申请了。五一长假后,就动身去珠海实习了。

2001年5月7日早上9:40,从上海坐火车(仍然是K99次)出发
2001年5月8日上午到达广州火车东站
2001年5月8日下午一点多到达珠海金山

刚到金山,wll负责招呼我,下午到达,还没吃饭,在wll的介绍下,在“新竹”点了一个香酥鸡腿饭外卖,饱餐了一顿。

下午把行李先搬到了公司安排的宿舍(就在公司所在小区,公司租了一栋房子,专门给新员工/实习员工住),陈放,以及面试时和陈放一起从超市买东西回来的ft,还有Ritchie一起帮我搬东西,反而我自己手上没啥可拿的~~ft说,没事,以后你也会有机会干这个的~~

晚上,去到公司安排的宿舍,却发现宿舍里没有空调(呵呵,是不是要求太高了),当天晚上极其闷热,同时,我的房间日光灯管坏了。折返回公司,找陈放帮忙。陈放考虑了一下,说llq他们租的房子正有一间空着招租(有空调),如果我有兴趣就带我去看看,可以先免费“试住”两个星期 。电话联系后,陈放就带着我到了莲花山YY栋502这间房子(也就是后来在去年,我买下的房子,想想还挺有意思)。这是一套三房两厅的房子,在上海,比较少见这么大的房子,呵呵,所以一进去我就喜欢了。可以供三个人合租,现在有两个了,就是llq和陈放的老乡lwh,我可以住最小的那一间。llq不在,lwh介绍了一下大概的房租以及其他情况,然后让我趁着超市没关门,去小区里的超市(和大福)去买些杀蚊剂,否则晚上蚊子猖狂(那时候还不知道广东蚊子得厉害)。

安定住下来后,终于有了自己单独的空间,躺在床上,这时有些想家了~~打电话给父母,本以为我妈会趁这个时候劝我回家,没想到妈妈居然对我说“既来之,则安之”~~

2001年5月9日开始实习,参与正在进行中的金山毒霸2(后来产品名称定为金山毒霸2001)的开发。那时候毒霸引擎就是陈fz和人称“老大”的arac两个人开发,引擎以及病毒库是需要一个很长时间的积累的技术,尤其病毒库数量不是一朝一夕能大跃进的,因此那时候毒霸同时还购买了俄罗斯的Dr.Web的引擎(包含病毒库)的使用权作为对毒霸自身引擎的补充。另外一部分就是应用组,负责单机产品开发(也就是非引擎部分),应用组组长是visual,我的工作安排,是和陈放两个人一起,负责毒霸主程序的开发(也就是应用逻辑和界面的开发),当然也属于应用组。一开始感觉visual话不多,很怕跟他说话 ,不似陈放这么可以很容易说起话来。后来混熟了,原来visual也是个非常容易亲近,而且技术高超的领导~~ft也是应用组的,不过ft当时的技术特长是磁盘相关的部分,专门负责毒霸启动盘以及硬盘修复等相关的开发。这可是独门手艺~~至今谁的硬盘如果出问题,首先还是会想到让ft来帮忙修,前不久我把老婆的硬盘FAT表丢失了,就借口请ft夫妇来家里吃饭,把他拉来,不到5分钟数据就全回来了。据说第二天,tom的硬盘也出问题(tom在深圳),ft也给他远程修复了。

我的座位安排在陈放后面(因为我们两个是主要工作伙伴),也就是整个工作区最里面(离西面的边门最近,西面边门出去是一个备用楼梯,一般都是堆杂物以及烟枪们吸烟用)。而我的座位,却正好在董bo办公室门口,基本上我就是在董bo眼皮底下。那时候,董bo是整个珠海开发部的总经理,也就是说,整个珠海,他最大 。这一开始让我也有些害怕,不过,很快也知道了董bo的平易近人。

拿到我的工作机,装完系统后,要找负责vss库管理的esan帮忙教导配置vss以及开发环境。esan也属于应用组,那时候负责维护毒霸在线升级程序,以及和visual一起开发邮件查毒等,同时还负责在专门的编译机上编译所有毒霸发布的程序以及vss库的日常维护和管理。

那时候整个毒霸组只有三个女孩子,wll,esan还有ajane,ajane负责文档以及病毒气象。

除了引擎组,应用组,另外还有负责企业级产品的组,测试组,产品化组等。测试组组长是xf,测试组中的tanna和sWin是老乡。tanna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永不知疲倦,基本上没见过他回宿舍,看到最多的,也最令人惊奇和佩服的,就是可以坐着睡觉。而sWin是整个毒霸组年龄最小的,据说是82年的,也是一个技术高手。当时sWin是在测试组,后来调到了应用组,和visual一起负责毒霸防火墙模块,为9x环境写驱动。

不过那时候基本上我就整天跟着陈放,他是我进入金山后的指引人(师傅?)、工作合作伙伴以及刚到珠海的生活顾问。另外,在免费试住了两个星期后,我很乐意的答应租下来我住的房间,因为确实住得很舒服,家具电器基本上都俱全,房租480/月,这让我在上海的同学羡慕不已~~合租的llq和lwh都是WPS组的,大家都是大部分时间在公司,因此甚少在住处见面(大多在公司见面,尤其是吃饭时)。

工作开始,配置好环境就开始熟悉代码,然后小心翼翼的开始做一些改动。技术角度上,我很多观点比较对陈放的胃口,加之我们是“合作伙伴”(陈放一直如此强调),因此我们之间讨论很多。陈放、ft和Ritchie都是大烟枪,他们经常会到工作区边门外面的备用楼梯口(很少有人走动)抽烟,我虽然不抽烟,不过我也会跟着去,听他们谈论技术、谈论毒霸、谈论所有的……

实习期基本上就是熟悉工作环境、熟悉代码、熟悉同事。另外,也要写我的毕业论文。那些和我一样实习ing的同事,也是在这段时间,一边参与工作,一边抽空完成自己的毕业论文。

每天的时间很快,总是在住处和公司之间(3分钟路程)行走,吃饭也不用出公司门,公司食堂还不错,早餐2块,中饭和晚饭4块,自己打饭,大圆桌(一般一桌6个人)一起吃菜。那时候金山人不多,整个珠海开发部也就一两百人,吃饭是很遐意的,唯一不爽的,就是口味问题了~~我吃不得辣,而食堂师傅是四川人,同时公司也有很多来自四川、江西、湖南的同事~~吃完饭后,陈放会拉上我,招呼几个人说“走,去海边”,然后会若干人等一起步行10分钟去海边吹吹风~~

之间,金山组织了一年一次的旅游,那年是去清远漂流。不过陈放因为有事没去,而我,一方面陈放不去,我感觉我去了也没什么意思(主要是还不熟悉其他人),另一方面也为了加紧毕业论文的进度,我就没有参加。

实习一个多月,2001年6月16日,我回上海返校做毕业论文和答辩。

前一篇:
后一篇:
  NC-SHOW v3 based on WordPress     版权所有© 2001-2017, 东日制作室     内容版权© Nicroso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