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的路径    我的跨年记    我的观点    我的书    我的工作    我的东日/西绚    我在金山的日子    我&我家    钚铑铬
   首页 我在金山的日子


激情岁月(中)--我在金山的日子(四)

日期: 2006-09-07, 05:27   共 13,292 次阅读

2001年8月底从广州回来后,立刻就开始投入新版本--毒霸3--的开发,同时,也开始和同事们打成一片。这时,应用组新来了qinzm,测试组新来了solmyr。qinzm是当时已经离开金山去了实达铭泰的cy从实达铭泰推荐过来的,属于神秘高手型人物。solmyr是应届生,化工专业,之前在一个化工公司待了一个月就跑出来了,进入毒霸后一开始专职负责主程序、防火墙部分模块的测试,和我的工作最密切,因此就坐在我边上的卡位,我们之间只隔了一层木板。经常是,我修改完主程序后,就不走提交编译机编译再测试的流程了,而是直接把自己编译的主程序直接给solmyr让他先过一遍,测试完了再提交编译机编译,当然,这属于“走私”(走私有流程)了

那时,毒霸整个开发组也就二三十人,只占了整个四楼卡位的一半--里间。外间是网站组、UI组等。WPS在五楼,三楼是财务以及求总办公室,二楼是逍遥网和西山居。

随着人数的扩充,四楼的外间也被毒霸所占有了,测试组先搬到了外间,和网站组(那时归属于毒霸)一起,而UI组搬到了更外间的小会议室。此时UI组的组长lwq离开公司半年去进修了,因此只剩下tom和kay两个窝在小会议室里,不过看起来也挺逍遥~~

经过毒霸2的磨练,我在毒霸3的开发上已经完全进入状态。做主程序,和UI组的沟通是最密切的:了解最新设计稿、告诉UI需要怎么样的切图甚至也要提供UI设计的反馈意见等。因此,我和陈放经常去UI组的小屋子里泡着,渐渐和tom、kay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新版本的开发,我的任务也多了。新版本最主要的任务是对主程序进行重构,将之前合在一起的查毒程序和病毒防火墙进行拆分,另外还要将一些细小的功能独立出来成为公共模块。

9月、10月,我和陈放一起致力于主程序和防火墙的拆分工作,陈放负责防火墙部分,我负责主程序部分。陈放是属于慢工出细活的,以项目经理的眼光来看,陈放的开发速度可能偏慢了,不过他的代码质量和稳定性,从我来看,也是所熟悉的朋友当中最高的。我是属于状态型的,有状态的时候开发速度可以很快(当然,质量自认也不差的 ),没有状态的时候可能很久都写不了几行程序。不过,在那段激情岁月中,我始终是处于有状态的状态,不似近两年无状态时间越来越长 。当时,我们合作得很爽,大多时候之前互相定下的接口,在合接时居然一点都没有问题一次通过。这段时间,也是我在毒霸最后一次和陈放如此深度的合作,因为在10月底,陈放离职了。

9月和10月中,因为和同事们混熟了,因此开始在周末常跟着喜欢出去玩的朋友一起,去珠海各个稍微周边一些的地方走走。之前,wll,esan,cx,小马等就经常会在周末到诸如琪澳岛之类的珠海“郊区”去拍照、游玩。而9月的一个周末,esan领队,带了一堆人计划去九州岛,我也参加了。不过在九洲港码头,得知目前并没有船班去九州岛,只能作罢。然而一行人并不想那么快就回去,于是大家一致同意,还是去琪澳岛吧。

在珠海,才有了这样的机会,只需要坐公交车大概半个小时多,就可以到“郊外”,这在上海是无法想象的。而且,珠海的郊外,有山、有水、有海,还有令人垂涎的“走地鸡”。琪澳岛上的走地鸡是很有名的,香港TVB的电视剧“yummy、yummy”就是在琪澳岛拍摄的。

我们一行十来个人,到达琪澳岛后,就步行往山里走。老大arac每次出游,总是走在最前面的人,他一个人会拉开大部队一到两公里左右的距离,然后坐在前面等大部队到达后继续往前走。而所谓大部队,其实也分成好几拨,三三两两,一边闲聊,一边往前走。喜爱摄影的,会一路取景,一路拍下自己认为最美的风景。虽然9月份太阳仍然很毒,但丝毫不会影响大家的兴致。中午,就走到琪澳岛中间的“农家乐”,那里一大块都是用竹子搭起来的饭庄,也就是吃走地鸡的地方。至今仍然记得,老大用手撕开鸡肉时的“强悍”和迫不及待~~

一直到下午五点,我们才返回,在公交车站等了大半个小时等不到车,我、solmyr、小马、esan四个人决定先往回走。黄昏的郊外份外迷人,身边好友相伴,走路也成了享受,虽然已经行走了一整天,却还是不感觉累,solmyr一路还踢着易拉罐。一直走了两个站,后来坐上了公交车,当然也遇到了大部队。

琪澳岛之行回来后,我被晒黑了,陈放说快认不出我了~~

后来,逢到不需要加班的周末(当然,很少不加班),我们就会找地方去玩。10月13日,我、solmyr、cx和esan四个人发掘了一个新的玩的地方--横琴三叠泉。年轻,总是让人充满动力,那天我们第一次去,爬山爬到了很深处,已经完全没有人,之后的每一次去,都不如前一次爬的更高、更深。


在我们爬到的最高处,年轻而灿烂的笑容

可能那时候刚好是10、1黄金周刚过,游玩的人很少,而三叠泉的泉水正是最充沛,最清纯的时候,看着完全透明的山泉水,让水和自己的皮肤接触,那种感觉奇妙而不可言喻。


对我而言,是第一次“抚摸”如此清纯的泉水

下山后,在山下吃饭,晶莹剔透的米饭、走地鸡、鱼,都让人无法忘怀。回来后,四个人分头回家睡了一觉,到晚上七点又再出来,取了已经冲印好的照片,到“新竹”吃饭,欣赏照片。

“新竹”那时候几乎是我们的第二食堂。因为开发进度紧张,而程序员一般在夜晚的效率,要比在白天高得多,因此我们都利用低效率的白天来睡觉(但其实睡眠时间并不多),而充分利用夜晚的高效时间。所以几乎每天都要熬夜,人一直处于这种状态,疲劳是难免的。不过,有朋友们一起并肩,心情总是愉快的,而每天最快乐的时候,就是凌晨3、4点去新竹宵夜。cx总是点一份香酥鸡腿饭,他称这是晚饭。

后来熬夜还带来一个新的节目,就是清晨去海边拍日出。工作到6点多左右,就会步行到海边(公司距离海边步行10分钟)去,拍下日出的那一刻,在海边的草坪坐一会儿,呼吸一下咸咸的空气。

大家每天除了睡觉,其余时间基本上都是在公司度过的,很类似大学的集体生活,只是比大学时代多了开发进度压力。那时候杀毒软件市场竞争相当激烈,而金山毒霸还是一个新人,处于拓展阶段,而我们的开发团队,要比对手小很多,这就要求我们每一个人都要做对手2-3个人做的事情,而且还必须做得更好。而公司却也不会在此时给予毒霸很大的投入,正因此,那时候挂在我们嘴上的口头禅最多的就是“郁闷”。只是,同事之间都是很单纯的工作伙伴加朋友的关系,让人不必在工作之外有什么其他“内耗”。这一点正是那时的金山最吸引人的地方,也是很多人在离职后去其他公司经历了同事间内耗后,又重新怀念甚至返回金山的最主要原因。

在那时的金山,待遇从来不会是关注的重点,因为如果特别关注待遇的话,是无法让人安心留在金山的。不过,有时候我们也会自发争取一下我们应得的利益。因为是弹性工作时间,所以不存在加班一说,当然也就没有加班工资,但是开发进度总会让你的工作很饱满。不过,据闻10、1假期需要加班,并且仍然没有加班工资,让年轻气盛的我们有点义愤填膺了。于是,在9月底,我、陈放、solmyr等七个人,聚集在陈放家,给珠海研发部的总经理董bo发了一封匿名信,要求在10、1期间的加班,按照国家规定的加班工资标准给予加班费。这一事件后来在毒霸引起轩然大波,当然也为我们自己争取到了我们应得利益。我们自称这一事件为“七君子事件”

10月底,陈放离职后,原本两个人的工作,现在需要一个人来完成,因此整个11月几乎没有任何休息时间了,累得不像人,也导致了我那时候三天两头流鼻血~~

新版本,毒霸3,正式产品名称被命名为金山毒霸2002,还是顺利发布了。该版本的主程序界面风格是所有版本中,最符合我的审美口味的,比较素雅。


金山毒霸2002的主程序界面

12月7日,我们再次去广州,参加了新版本的新闻发布会。毒霸2到毒霸3,总共开发时间只有3个月,可想而知当时竞争的激烈程度,作为一个杀毒新品,要想站稳脚根只能付出比对手多几十倍的努力和心血。作为一个毒霸新人,我在毒霸工作的前半年里就参与了两个版本的开发,并且在毒霸3的后期,基本上已经是独当一面,所受的磨练完全变成了让人极速进步的推动力~~


12月7日,广州,金山毒霸2002+金山网镖2002新闻发布会

年轻+激情,真的没有什么不可以!

之后,我和esan恋爱了。

前一篇:
后一篇:
  NC-SHOW v3 based on WordPress     版权所有© 2001-2017, 东日制作室     内容版权© Nicrosof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