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已过去 46.8%
顾问工作完成,回家    @ 2017-11-27, 21:24

上周五在深圳的顾问工作结束,周六飞回了上海,回家了。

对于顾问工作,作为邀请方的长颈叔叔,看起来应该是满意的。我自认成果也是比较理想的,或许今后真的多了一种谋生方式。:)

回到家,留守在家的电子设备们(包括电脑)似乎都因为一个多月未工作而处于不在状态的状态。这两天将它们一个一个更新版本、处理故障等使它们一个一个恢复正常状态。可见电子设备们,也是需要“人气”才能好好工作的,而多了的话,维护成本(平时不可见)其实挺高的。

这次在深圳待了六周,加上2004年住过10个月,总共在深圳停留过接近一年了。但始终还是无法对它有好感。深圳是一个太年轻的城市,并不单指城市的实际年龄,而更多是指市民的年龄。在深圳这六周,马路上、地铁上,见过老人的次数屈指可数。整个城市完全被年轻人占领,为年轻人而设计。城市道路完全为行车优化,对行人或者自行车非常的不友好。年轻的城市,表现出来的是单一的、一味向前冲的劲,缺少其他大城市所有的一种向后拉的平衡的力量——也就是生活味。使人感觉上,有些苍白。另外,比较奇怪的是,相对上海来说,深圳的政治味似乎很重,本觉得对于这样一个南方经济城市来说似乎应该并非必要。

史上最长的一次和老婆的异地恋终于结束了 :)

农码生涯 | 4 个评论 | 3,001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1339/
转:你竟然还敢抱怨要自己批荆斩棘抱怨没人帮忙(廖信忠)    @ 2017-11-24, 17:31

作者:@廖信忠

https://weibo.com/1660295635/FwzV6ogG4

今年一连串令人发指的社会事件里,微博评论中有种流行的言论:1.大V公知怎么都不说话了? 2.没想到我今天竟然要跟公知站在同一阵线。

微博至今已经8年多,不知说这些话的人在什么时候开始用微博,不知他们知不知道微博上曾经有个对未来充满希望,叫”围观改变中国”的阶段。我来大陆整整十年了,从08年到13年左右,那是一个人人对未来充满希望,充满期待的阶段;我最近重翻了08年左右熊培云、刘瑜这些公知出版的书,书中对中国现状多有批评,但总归是充满信心,觉得未来国家会越来越好,越来越透明,越来越法治,人民越来越有有保障,看完满满正能量。

这些年我也参加过不少所谓大V公知的饭局,大家对现状有不少牢骚,但酒过三巡,还是觉得大家一起努力,国家未来会充满希望,下一代会有更好的社会环境;但后来你也知道的,谁还敢在饭局上说真话,讨论民运还不如讨论床运,猥琐而轻松。

2012年我在纽约听了王功权先生的演讲,他当时做为访问学者在哥伦比亚大学,离回国还有两个月,他说他完全能留在美国过上好日子,但他对中国有使命感,认为在法律前提下,也能做很多推动社会进步的事;他鼓励留学生回国贡献,一起参与中国进步,一起改变中国,听得在场年轻学子心潮澎湃;但后来大家也知道他回国后发生些什么事

几年前,当你把有正义感的律师打上死磕的标签,落井下石,后来他们都如你所愿,不是进去了,就是闲云野鹤不问世事去了,试问现在,除了死磕律师,谁敢接这样的案子,打这样的官司,没人敢站出来,你竟然说他们都不关注不发声。

几年前,你说”我们不要听背后的故事,只要唯一死刑”,大快人心是吧!所以洗地的调查记者都该死,如你所愿,没人想再干吃力不讨好的调查记者,优秀的记者都去了腾讯去阿里去影视公司,没人再去探讨背后社会系统是不是失灵,所以现在你看着通稿就满意了吧!看着蹭热点的公号文章就解气了吧!

说出”公知哪里去”、”竟然要与公知站在同一阵线的人”,就别装外宾了吧!你扪心自问,假如现在大V公知们都还在,要是你自己遇到不公平无处申冤的事,你首先会@ 李承鹏 贺卫方 浦志强 斯伟江… 这些人 还是 @ 周小平 花千芳 江宁婆婆 …稍微有些社会常识的人都知道谁才敢出手帮你,结果,都到现在了,你还落井下石语带嘲讽地问他们哪里去了

这些年看过太多,微博平常只发些岁月静好自拍的内容,可是,自己家里遇到冤屈,就开始刷屏申冤,@ 了一大串的人,可悲的事,我看了那上面的名字,一大半其实都被销号了;平常你不去关心别人,紧要关头,竟然要求别人可能赔上人生或未来去帮助你。

以前有人替你批荆斩棘,替你负重前行,你落井下石幸灾乐祸,结果他们倒下了只能自己上,你竟然还敢抱怨要自己批荆斩棘抱怨没人帮忙。

自己看着办吧!

转贴收藏 | 3 个评论 | 3,372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1336/
在深圳三周,又老一岁    @ 2017-11-06, 00:51

过了12点,就39周岁了,按照上海算虚岁的习惯,这个生日就算是40岁的生日了。

所谓四十不惑,最近倒是越来越有感触。话说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那么至少还有十之一二是如意的,是如你所期待的。从大学毕业至今十多年,所过的生活,不可谓不幸福。家庭美满,事业上也一直在任性地做着自己喜欢和想做的事情。虽然一路上充满了各种遗憾,现在也越来越能看得开了。生命就是遗憾随行的,大可不必始终耿耿于怀。能越来越坦然面对所有的遗憾,这大概就是四十不惑的意思吧。当然,不遗憾并不是消极看待未来,不过,同时又真真切切感到时间紧迫了。

在深圳三个星期了,虽然有“长颈叔叔”好吃好喝招待着,但离家的日子,每星期都觉得特别漫长。做顾问本身倒是挺顺利,感觉以后可能还可以靠做 ppt 赚钱了 :)

最近这两个周末,就跑去了十三年前(2004年)在深圳生活过十个月的莲花一村附近,去重温了一下当年的生活状态和环境。十多年的变迁,环境变化已大,小区里也如同任何其他地方一样,堆满了车。看了一下当年住的那栋房子,外墙据说大运会的时候被翻新过了。也走了一下从位于红荔路天桥的当年每天等待老婆下班的班车下车点,到位于莲花二村的买鲈鱼的市场,和手牵手回家的路。还有那个需要跨过当年的莲花三村(现在好像拆成几个小区了)到福中路上的招行。说实在,走在这些地方,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的亲切感,毕竟变化已多。而真正怀念的,还是记忆中那段岁月的美好。

在红莲天桥上

福中路上的招行

农码生涯 | 评论已关闭 | 2,599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13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