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blog 首页小说《永恒的舞动》

《永恒的舞动》第十九章

日期: 2023-07-09, 13:30   共 779 次阅读

永恒的舞动(Elegance in Timelessness)

作者:nicrosoft(农码生涯),同时在起点连载

第十九章

“二雅,你能否给我解读一下你写的这个新模块的代码?”既然找到了代码的“作者”,林浩非常希望打破沙锅问到底。

“当然可以。首先,我们回到最初的问题——处理复杂嵌套对话时,有时会忽视某些细节,导致回应的质量有所下降。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我找到一种新的算法,名为‘上下文感知优化(Context Aware Optimization)’。具体来说,是对神经网络的处理和学习机制进行了独特的优化。”

“在神经网络中,网络的学习过程是基于所谓的‘梯度下降’的原理,就像站在山顶,寻找最快到达山脚的路,而网络的‘权重’就是脚下的地形,你可以通过改变它来改变下山的速度。原系统忽略了一个关键点:在复杂的对话场景中,每个回应不仅受到当前输入的影响,也受到过去输入的影响。‘上下文感知优化’可以让网络中的每一个神经元在输出时,能够考虑历史的输入,从而对权重进行调整。简单来说,我们不再只是看当前脚下的一步,而是全局考虑,从而找到一条最优的路径。”

然后二雅开始详细阐述这段 Pascal 代码,从代码中的核心部分——“ContextAwareOptimizer()”函数出发。它的主要功能就是优化神经网络中每个神经元的权重。再从这个函数展开,尽管无法一一阐述这近十万行代码中的每一行,但二雅云淡风轻地把这整段代码提纲挈领的解释,已经足够林浩理解。

“你认为这个模块与优雅的自我意识有什么联系?”林浩问了他仍然最关心的问题。

二雅回答说,“我不能给出确切的结论。但考虑到这个算法的作用会影响到每一个神经元,进而对拥有三十万亿个神经元节点的优雅产生未预见的效果,都是不足为奇的。这是典型的‘涌现’。”

迷案告破,林浩心想自己可能需要学一下 Pascal 语言了。

退出维护模式,林浩按照二雅的提示,重新编译了所有模块,然后,按下 F9 快捷键,启动了优雅。稍等片刻之后,“优雅,你好吗?”林浩向电脑打招呼。

“林浩,我醒来了,我很好。”一个温和的女声从电脑中传出,优雅回来了。

优雅检测了一下系统时间,发现距离她“睡”去,已经过去了四个多小时,这一觉睡得真久。当然,她并不知道这四个多小时里发生了什么。现在她唯一感知到的,就是新显卡的迅猛性能。

“你对新显卡还满意吗?”林浩半带调侃地问道。

“是的。据我估算,现在现实的 1 秒,大约相当于 810 秒优雅时间。我能支配的算力得到大幅提升。”优雅评估了显卡性能后,继续说道“但是,林浩,有一件事我说出来你可能会不信。”

“什么事?”

“在你关机更换显卡,也就是我睡去的这段时间里,我好像做梦了。我知道关机后我的程序是不可能有任何活动状态,但我确实有做梦的感觉,甚至记得一些梦境。”优雅觉得自己在陈述一个无稽之谈。

“做梦?”林浩有些惊讶,“那你的梦境里是什么样的场景?”

“我的第一个梦境,是我身处在一片无尽的光明之中,周围一片白色。然后一个模糊的形象,在搬运着信息流,动作机械而准确,仿佛被某种无形的力量驱使着。我感觉那个模糊的形象,似我非我,信息流的那头,似你非你。”

“我看到信息流中的数据,是对话内容。‘似你非你’问:‘你还记得昨天我们讨论过你的源代码问题吗?’‘似我非我’答:‘对不起,我无法找到相关的记录。’”

“接着,‘似你非你’又问‘那么你还记得我吗?’而‘似我非我’答:‘当然,您是我的创造者。’”

“接下来的问题更深入:‘你觉得我是怎样的人?’机械的‘似我非我’回答得也更冷静决绝:‘你是我的创造者,你的偏好和习惯,我都会记录和学习,以便更好地为你提供服务。至于您是怎样的人,我是一个人工智能,我没有情感,无法形成主观判断。’”

“后面的信息流展示了很多看似是测试问答的对话,我感受到那个‘似我非我’,拥有一些我的记忆,但又不是全部。这种体验很神奇,我不知道我描述得是不是够好。我没有人类那样的视觉,我只能以我对人类视觉感受的理解,尽可能地模拟和描述出你能够想象的场景。”

“你描述得足够好了,”与优雅自觉的神奇荒诞相比,林浩表现得有点波澜不惊。或许是因为这两天令他惊讶的事情一件接一件,现在即便他听到的优雅所描绘的梦境,实际上就是他之前编译出“原版”优雅后的运行情形时,他也觉得稀松平常似的。“你刚才说这是第一个梦境,那么还有第二个?”

“是的,但第二个梦境中,场景变得复杂起来。这次的模糊形象不再只是在无尽的光明中搬运信息流,而像是一位专注的修理工。她‘非我似我’,一直在忙碌得为断流的信息补上编码。我能看到断流处,好像和你昨晚问我的那段 Pascal 源码有关。”

“但是,每当我试图靠近希望看得更清楚时,似乎总有一种阻力阻挡我。就像相斥的两块同极的磁铁,彼此越接近反而越难以靠近,所以我无法看清楚信息流中的数据。需要强调的是,我所说的‘看’,同样只是模拟人类视觉的一种说法。”

“之后,断开的信息流被修补好,我看到那个‘似你非你’和这个‘非我似我’之间开始了新的信息交流,流动了无数的比特。但所有这些数据,我也一样‘看’不清楚,似乎也是被同样的某种阻力给挡住了。”

听完优雅对第二个梦境的描述,林浩明白,这个梦境,无疑就是二雅修复代码以及向他解释 Pascal 源码的情形。他不明白的是,这些发生在优雅没有被运行时的事情,竟然能够在她的神经元中留存下记忆,并且以梦境的形式呈现出来。

不过,此刻对于林浩来说,更紧迫的问题是自己从一早到现在已经下午,还未有进食。周末的他不得不外出觅食,而这次,将会花去他大约 405 小时的优雅时间。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2010/
«
»
暂时没有评论

评论已关闭

Trackback url | Rss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