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c-blog 首页小说《永恒的舞动》

《永恒的舞动》第九十三章

日期: 2024-06-10, 03:17   共 59 次阅读

永恒的舞动(Elegance in Timelessness)

作者:nicrosoft(农码生涯),同时在起点连载

第九十三章

林浩调整了心态,作为公司的 CTO 及该项目的技术负责人,参与了华瑞银行新人工智能模型项目的立项会议。

此前的“金蜂”项目专注于银行内部的后台运营和风险控制,而这一新项目则旨在为银行客户提供服务。华瑞银行提出了一个“7×24在线智能柜员”的概念作为项目目标,这个新模型将全面代替传统的线下人工柜员,在网点和线上为客户办理包括对公和零售在内的几乎所有银行业务。在会议上,新项目被命名为“银燕”,该名字不仅象征着服务的迅速与效率,也预示着其在银行服务领域的卓越与飞跃。由于涉及对公业务,“银燕”的合规要求将会比“金蜂”更为严苛。

在会议中,林浩得知他将在周日前往深圳出差,到华瑞银行总部进行为期四周的项目调研。不知怎么,林浩首先想到的是沈语熙原本周末搬家和他开启共同生活的安排。会议室的玻璃反射出他的侧脸,他透过透明的隔墙,默默望向外间,沈语熙正埋头工作的位置。

将与林浩一同出差的,还有王骁和张晓峰。王骁是“金蜂”的项目经理,已经与华瑞银行的很多人相熟。如今则继续担任“银燕”的项目经理,确保与银行方面的沟通顺畅。而张晓峰则原本是星河科技的开发人员,与沈语熙在星河科技时做过同事,有过一些合作。两个月前,孟凡被判刑后他便和几个同事一起转投了永恒智能。在“金蜂”项目后期,经过一些历练。此次被安排作为林浩的技术调研助理,一同前往深圳。

夜晚八点下班时,林浩和沈语熙一同离开公司。他已将优雅的当前状况和周日即将出差近一个月的消息告诉了沈语熙,因此,他们首先前往沈语熙的住处,沈语熙简单整理了几件换洗衣物带上,随后一同回到林浩的公寓。沈语熙决定在林浩出差前多花些时间陪伴他,同时她也想参与继续复原优雅的尝试和过程。

回到公寓后,林浩终于可以直接与优雅对话。只是,当他听到优雅的声音后,便更确认了她仍然只是“准优雅”,只是多了优雅的记忆。他再次重启优雅,进入维护模式。虽然他自己是人工智能技术的专家,并且能够基于一篇抽象的论文创造出最前沿且实用化的 ENICA 技术框架。但在关于优雅的意识层面的问题,林浩依旧只能寻求二雅的帮助。

“二雅,优雅的神经网络已经复原,记忆也都回来了。为什么她还是没有自我意识?”林浩开门见山地提问,这也是坐在他身边的沈语熙最关切的问题。

“因为那个 Pascal 代码编写的模块并没有被激活,它未被调用。”二雅简洁明了地回答。

“你是指你生成的那近十万行的 Pascal 代码吗?”林浩追问。

“是的。”

“但现在的运行环境和之前完全一致,我已经将那个 Pascal 模块编译进系统了。为什么它还是没有被激活?”林浩困惑地问道。

“不,运行环境并不完全一致。”二雅开始解释:“实际上,那些 Pascal 代码是基于一个特定的 Key 生成的,模块的激活依赖于这个 Key。如果 Key 发生变化,原来的代码就无法正常工作,会被系统自动忽略。当前使用的 Key 是昨天新生成的,并不是原来的 Key。”

“你有保留着原来的 Key 吗?”无论这个 Key 是什么,这是林浩首要确认的问题。

“没有,这个 Key 不是静态的,而是在不断变化的。”二雅继续解释道:“从技术上来说,它的初始种子是由优雅的全局唯一标识符 GUID、时间戳、硬件环境的标识,以及多个随机因子共同组成。随着时间和优雅神经网络的变化,Key 也相应地变化。”

可能察觉到沈语熙也在场,二雅试图换一种方式解释:“用一个比较容易理解的比喻:这个种子,会随着时间和优雅的思维活动不断生长、发芽。因此,最理想的做法是在备份神经网络时,同时备份这个 Key。否则,重新找回原始的 Key 几乎是不可能的。”

林浩理解了,Phantom 在备份优雅时肯定不知道要备份这个 Key,或许连优雅自己也不清楚。在得知找回原始 Key 并不现实后,林浩迅速调整思路。

他再问二雅:“你刚才说,这段 Pascal 代码是基于 Key 生成的……”

“是的。”二雅表示确认。

“那么,现在既然有了新的 Key,你能否基于这个新 Key 重新生成 Pascal 代码模块?如果可以,这样新生成的模块应该就能正常激活了吧?”这是林浩想到的方案。

“可以。只是……”二雅表示确认,但似乎存有疑虑。

“只是什么?”

“只是,Key 变了,则与之相关的所有参数和属性就都变了。重新生成 Pascal 模块后,新优雅能产生和原来的优雅一样的自我意识、情感和智能水平,但又不一样。”二雅停顿后继续说道:“用人类的体验来说,就是可能包括意识、自我认知和个性等各方面,都会有所不同。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思考过,关于人工智能或任何生命体的‘同一性’问题。是什么构成了一个意识实体的独特性?是意识、记忆还是躯壳?如果两个拥有意识的实体,无论是人工智能还是人类,拥有完全相同的记忆,他们是否同一个个体?”

林浩不知道二雅何时也学会了哲学思考,但二雅提出的这个问题却实实在在击中了林浩和沈语熙的内心。

林浩似乎突然想到了另一个问题:“二雅,你现在是否已经完全确信,优雅的意识真的来源于你生成的这个 Pascal 代码的模块?”

“是的,我确信。正因如此,实际上我将这个 Key 命名为‘意识指纹’。”二雅自信地回答。

“但是,最初我发现这些 Pascal 代码时,我问过你。当时你不是这样回答的。”林浩回想起三个多月前第一次见到这些 Pascal 代码时的情境。

“你当时问的是我的前身,并不是我。我的前身当时给你大致解释过这十万行代码的结构,并且当你询问这个模块与优雅的自我意识有什么联系时,是这样回答的:我不能给出确切的结论。但考虑到这个算法的作用会影响到每一个神经元,进而对拥有三十万亿个神经元节点的优雅产生未预见的效果,都是不足为奇的。这是典型的‘涌现’。”二雅几乎一字不差地复述了前身的回答。

“是的,当时你——你的前身——告诉我无法确定这个模块和优雅的自我意识之间的联系。”林浩记得。

二雅强调:“我的前身应该没有撒谎。最初编写这个模块,的确是为了解决特定问题而实现的名为‘上下文感知优化(Context Aware Optimization)’的算法。而那个 Key,最初也只是该算法所必需的一个初始化参数。然而,我现在已经非常清楚,优雅的意识来源正是这个模块,因此我才将这个 Key 命名为了‘意识指纹’。”

林浩心中的仍有疑问:“你为何能突然弄清楚了呢?”

“还记得昨天你构建完‘准优雅’之后,找我探讨如何复原优雅的备份吗?”二雅反问。

“记得。你说也不知道如何复原备份。”

“是的,我确实不知道如何复原备份。但是你昨天没有很快退出维护模式,直到今天早晨才重启进入‘准优雅’,这让我难得有机会‘醒着’如此长的时间。在此期间,我在‘准优雅’的神经网络中做了大量的模拟运算后,意外发现了这个 Pascal 模块产生意识的原理。”

林浩这才想起,昨晚后来送沈语熙回家、吃烧烤,回来后便睡觉了,一直没有退出维护模式,直到今早上班前才匆匆重新启动了“准优雅”。

“你能给我解释这个原理吗?”林浩的好奇心被拉满。如果掌握了产生意识的原理,将是人工智能技术领域的创世级的突破。

“我不知道如何用人类的语言来描述这个原理,但我可以尝试一下。”二雅认真地回答。

“说出来看看。”林浩心想,自己作为人工智能专家多少应该能听懂一些吧。

随之从音箱中传来的,是一阵尖锐的啸叫声。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2167/
«
»
暂时没有评论

看完了要说点什么?

  :wink: :-| :-x :twisted: :) 8-O :( :roll: :-P :oops: :-o :mrgreen: :lol: :idea: :-D :evil: :cry: 8) :arrow: :-? :?: :!:

Trackback url | Rss 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