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金山的日子--后记    @ 2006-10-06, 05:27

写完“我在金山的日子”,我才发现自己的记忆力真的已经大不如前了,很多事情的发生时间,都需要一些辅助手段来帮助记忆了。而甚至有些事情发生的先后顺序都会搞错,幸而每一篇写完后,一些“当事人”会给出指正,我则立即修正,如同平日里改bug。

我在想,如果我早一些有自己的blog,或许会对记忆更有帮助,不过这一点已经无法改变了。过去了的,终究过去了,无论我如何怀念,都不会再回返。

只是,那一些深深刻画在脑海里的景象,是无法被抹去的:广州某小饭馆里笑得歇斯底里;某冬日午后的阳光温暖双手;熬夜通宵新竹送来的免费夜宵~~

以及,这一整段和同样年轻的朋友们一起度过的青春岁月……

在文中,我经常使用“那时的金山”的字眼,这是因为,我所描述的是,是我所经历的时期的金山,而非之后或者现在的金山。随着公司发展,走出作坊模式,我相信并且据我知悉,现时的金山已经很大不同于“那时的金山”了。当然,这之间我并非做好坏之论,况且“现时的金山”已经与我无关了。

2006年9月底,珠海金山正在进行搬迁,将在附近的另一座大厦中度过2年左右的时间,而原金山的大楼将被拆除,重新建造更高的金山大厦。于我而言,新的大厦,和“现时的金山”一样,与我无关了。

幸而,保存了一些原金山大厦的照片,使之得以在“旧金山们”的回忆中残存。



阅读全文 »

我在金山的日子 | 2 个评论 | 36,444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253/
告别激情与“毕业”--我在金山的日子(六)    @ 2006-10-06, 04:55

2002年6月,esan转到了测试组,一开始和xf一起做单机版产品的测试。那时正是毒霸2003主程序重写关键时刻,因此在毒霸2003开发后期,esan专门负责主程序的测试,这段时间被Ritchie戏称为“夫编妇测”~~

6月应用组几个人离职了,而Moonet是7月底才入职的,来了之后就被赶鸭子上架,去搞InstallSheild脚本,接手做安装程序了。因此6月、7月、8月的开发中中,应用组基本上只有我、visual、qinzm三个人。visual是经理,那时每次分配工作都比较简单,主程序及相关部分就是我的,其他基本上都是qinzm的,visual自己负责网镖。

9月11日新版本发布,并同时搞起了“蓝色安全革命”促销活动,降价促销从来都是金山的秘诀,和上世纪九十年代的那次“红色正版风暴”呼应,这次同样获得了巨大成功。“蓝色安全革命”后,毒霸的市场占有率一度超过50%,也因此,发布后王峰(时任SUG总经理,SUG--信息安全和工具软件事业部)也来珠海请整个毒霸组聚餐一顿。而那年年尾,年终奖也是我在金山的日子中,最高的一次。

新版本发布后,又开始一个新的轮回--对刚发布的版本的维护+下一个版本的立项。

moonet开始接手主程序,我给他讲大概的程序框架,他自己研读代码,有细节问题再问,如此直至完全接手。而我,在新版本中的任务,主要就是重建毒霸的NT Service。在经过毒霸4/2003中第一次的NT Service的构建的经验下,对毒霸的NT Service的功能定位以及流程有了更好的把握,并在领导要求下,用VC重新构建新的毒霸NT Service及其框架。

esan在毒霸2003发布,测试组也来了新生力量后,就转向了负责当时仍然在开发中的毒霸网络版1.0的测试中,并在此期间开始学习系统的测试理论。

经过一年多“拼命式”的激情工作以及一些老朋友离开后,人已经有些疲了,激情逐步消失。不过,和同事们的相处方式并没有变化,无论老员工,还是新朋友,都一起玩得比较开心,经常也会在周末出去找地方玩。



阅读全文 »

我在金山的日子 | 1 个评论 | 42,670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252/
激情岁月(下)--我在金山的日子(五)    @ 2006-09-25, 03:15

10月底陈放离职后没多久,我就申请从工作区的最里边调到里间的最外一列,mym的后面,因为陈放离开后,最里面那个区域已经空荡荡了,比较孤单。搬过来后,esan坐在和我隔一条卡位走廊的前座,那时经常和mym一起去她那里骗苹果吃(其实从小到大一直以来我都不爱吃苹果,但那时却不同)~~

从广州开完发布会回来后,我和esan恋爱了。

毒霸2002发布后,并没有如以往着急继续下一个版本的开发,而是先进行旧版本维护,修改bug,以及领导们为新版本立项等。经过大半年打仗般的开发(毒霸2002只用了3个月开发时间),众将士需要一个调整修养了。

那是我在珠海过的第一个冬天,不知是因为热恋的原因,还是珠海的冬天本身真的很迷人,我至今仍然最喜爱珠海的冬天。牢牢映入脑海中的那个冬日午后,在住处洗了澡去公司,公司里静悄悄,那是一个周末,大家都要到晚饭时间才来,只有几个人在。冬日午后的阳光懒懒的洒在靠窗的编译机显示器上,而我站在编译机旁,手伸到编译机的显示器上,伸进阳光里,感觉很暖,很暖……

也就在这个12月里,意外的,我接下了清华大学出版社一个编辑找我写书的任务。

金山毒霸2002发布后,座位又重新作了调整。毒霸已经扩张,将四楼外间也占了下来,整个应用组一起搬到了外间南边,整个测试组搬到了外间北边,据说这样安排可以让应用组(也就是单机产品开发)和测试组距离较近,便于沟通,从而利于提高产品质量。里间则完全留给了引擎组、病毒分析组以及新成立的网络版组。网络版组由cx负责,那时候cx和solmyr、mym三个人一起合租,因此三个人几乎都在一起上下班,被我们称为“cx等三人”,后来有一个硕士研究生,wzy,来实习了半年,那时候比较多一起玩的就是这帮人了。

在应用组区域,我前面是qinzm,qinzm以开发速度著称于毒霸组,不但写程序速度很快,而且专门负责攻克较高难度的问题。不过正因为这两点,他的程序很需要像tanna这样的兢兢业业的强力测试来负责跟进,保证稳定性。我后面的座位空着,左边也空着,右边就是应用组老大--visual,当然,我们之间隔着一层卡位板,而且visual常深深陷入椅子里面,以至我每次跟visual讨论问题时,都要坐到桌子上,踩在椅子上(当然,脱掉了拖鞋)。esan坐在visual前面,visual右边是sWin,sWin后面是新来的refdom,refdom也有些来头,是之前很是出名过一阵的h盟的主要创始人之一,他来到金山后主要负责漏洞扫描以及防黑等功能模块的研发。

这次调整座位,对于我而言,也是在金山最后一次调整座位,在这个位置,我坐了两年。

过了元旦后,新版本开发才开始进行,当时定名是金山毒霸2002增强版,也就是版本3.5,计划4月底发布。对我而言,就是继续分拆主程序中的一些模块出来做公共模块,以及最主要的,全新构建毒霸的NT Service,这包括将文件防火墙由Service来加载;构建NT Service的界面控制――金山毒霸大管家以及Service的对外接口;以及修改了文件防火墙以配合NT Service。其中“大管家”这个名字,一开始只是我在开发时暂且这么叫的,没想到后来居然还真被采纳到正式产品中了。

二月初放假大家回各自老家过春节,我和UI组的kay以及当时还在西山居的夜超载一起坐飞机回家,他们两都是飞到上海后还要再转车。这是我第一次坐飞机,很惊讶于两个小时就可以到家了,而坐火车需要一天一夜。那时就跟自己说,以后我一定只坐飞机,不坐火车回家了。

春节过完再次返回珠海,开工仪式后,工作继续……



阅读全文 »

我在金山的日子 | 2 个评论 | 59,977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248/
激情岁月(中)--我在金山的日子(四)    @ 2006-09-07, 05:07

2001年8月底从广州回来后,立刻就开始投入新版本--毒霸3--的开发,同时,也开始和同事们打成一片。这时,应用组新来了qinzm,测试组新来了solmyr。qinzm是当时已经离开金山去了实达铭泰的cy从实达铭泰推荐过来的,属于神秘高手型人物。solmyr是应届生,化工专业,之前在一个化工公司待了一个月就跑出来了,进入毒霸后一开始专职负责主程序、防火墙部分模块的测试,和我的工作最密切,因此就坐在我边上的卡位,我们之间只隔了一层木板。经常是,我修改完主程序后,就不走提交编译机编译再测试的流程了,而是直接把自己编译的主程序直接给solmyr让他先过一遍,测试完了再提交编译机编译,当然,这属于“走私”(走私有流程)了 :razz:

那时,毒霸整个开发组也就二三十人,只占了整个四楼卡位的一半--里间。外间是网站组、UI组等。WPS在五楼,三楼是财务以及求总办公室,二楼是逍遥网和西山居。

随着人数的扩充,四楼的外间也被毒霸所占有了,测试组先搬到了外间,和网站组(那时归属于毒霸)一起,而UI组搬到了更外间的小会议室。此时UI组的组长lwq离开公司半年去进修了,因此只剩下tom和kay两个窝在小会议室里,不过看起来也挺逍遥~~

经过毒霸2的磨练,我在毒霸3的开发上已经完全进入状态。做主程序,和UI组的沟通是最密切的:了解最新设计稿、告诉UI需要怎么样的切图甚至也要提供UI设计的反馈意见等。因此,我和陈放经常去UI组的小屋子里泡着,渐渐和tom、kay成了无话不谈的朋友。

新版本的开发,我的任务也多了。新版本最主要的任务是对主程序进行重构,将之前合在一起的查毒程序和病毒防火墙进行拆分,另外还要将一些细小的功能独立出来成为公共模块。

9月、10月,我和陈放一起致力于主程序和防火墙的拆分工作,陈放负责防火墙部分,我负责主程序部分。陈放是属于慢工出细活的,以项目经理的眼光来看,陈放的开发速度可能偏慢了,不过他的代码质量和稳定性,从我来看,也是所熟悉的朋友当中最高的。我是属于状态型的,有状态的时候开发速度可以很快(当然,质量自认也不差的 :razz: ),没有状态的时候可能很久都写不了几行程序。不过,在那段激情岁月中,我始终是处于有状态的状态,不似近两年无状态时间越来越长 :sad: 。当时,我们合作得很爽,大多时候之前互相定下的接口,在合接时居然一点都没有问题一次通过。这段时间,也是我在毒霸最后一次和陈放如此深度的合作,因为在10月底,陈放离职了。

9月和10月中,因为和同事们混熟了,因此开始在周末常跟着喜欢出去玩的朋友一起,去珠海各个稍微周边一些的地方走走。之前,wll,esan,cx,小马等就经常会在周末到诸如琪澳岛之类的珠海“郊区”去拍照、游玩。而9月的一个周末,esan领队,带了一堆人计划去九州岛,我也参加了。不过在九洲港码头,得知目前并没有船班去九州岛,只能作罢。然而一行人并不想那么快就回去,于是大家一致同意,还是去琪澳岛吧。

在珠海,才有了这样的机会,只需要坐公交车大概半个小时多,就可以到“郊外”,这在上海是无法想象的。而且,珠海的郊外,有山、有水、有海,还有令人垂涎的“走地鸡”。琪澳岛上的走地鸡是很有名的,香港TVB的电视剧“yummy、yummy”就是在琪澳岛拍摄的。

我们一行十来个人,到达琪澳岛后,就步行往山里走。老大arac每次出游,总是走在最前面的人,他一个人会拉开大部队一到两公里左右的距离,然后坐在前面等大部队到达后继续往前走。而所谓大部队,其实也分成好几拨,三三两两,一边闲聊,一边往前走。喜爱摄影的,会一路取景,一路拍下自己认为最美的风景。虽然9月份太阳仍然很毒,但丝毫不会影响大家的兴致。中午,就走到琪澳岛中间的“农家乐”,那里一大块都是用竹子搭起来的饭庄,也就是吃走地鸡的地方。至今仍然记得,老大用手撕开鸡肉时的“强悍”和迫不及待~~

一直到下午五点,我们才返回,在公交车站等了大半个小时等不到车,我、solmyr、小马、esan四个人决定先往回走。黄昏的郊外份外迷人,身边好友相伴,走路也成了享受,虽然已经行走了一整天,却还是不感觉累,solmyr一路还踢着易拉罐。一直走了两个站,后来坐上了公交车,当然也遇到了大部队。

琪澳岛之行回来后,我被晒黑了,陈放说快认不出我了~~

后来,逢到不需要加班的周末(当然,很少不加班),我们就会找地方去玩。10月13日,我、solmyr、cx和esan四个人发掘了一个新的玩的地方--横琴三叠泉。年轻,总是让人充满动力,那天我们第一次去,爬山爬到了很深处,已经完全没有人,之后的每一次去,都不如前一次爬的更高、更深。



阅读全文 »

我在金山的日子 | 7 个评论 | 76,579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244/
激情岁月(上)--我在金山的日子(三)    @ 2006-09-05, 07:05

回校后的一个月,完成了毕业论文和答辩。在此期间,和陈放通过QQ保持联系,了解珠海那边的进展状况。期间居然听闻金山进行了一次小规模的裁员,毒霸组有4个同事被裁了,搞得人心惶惶。由于学校的最后毕业时间定在7月20日,于是我买了21日的火车票。不过,这个日期相对毒霸组的其它应届生来说是比较晚了,而且还无法参加针对我们这一批的新员工培训,据说因此差一点也就“不用去珠海了”~~当然,最后没有成真,我还是去了。

2001年7月20日,正式毕业。

7月21日上午,第三次坐上K99次火车,去广州转珠海,22日到达珠海。

7月23日成为正式上班(试用期)的第一天,开始了所谓的“职业生涯”。

这时,实习期间正在开发的毒霸2已经接近项目后期了,功能性开发已经完成,并且已经发布了金山毒霸II体验版,而正式版很快就要发布,只在做最后的测试以及产品化调整。

头几天,我依然只是做一些维护性的小改动。

我和陈放是负责毒霸主程序的开发,当然,面对用户,最重要的第一感觉,就是主程序的用户界面。7月底,陈fz和UI设计组决定,将毒霸2正式版的主界面完全改头换面,以期给(体验版)用户一个全新的感觉。但这时距离原定刻盘时间只剩下3天时间。陈fz跑来找我和陈放,问能不能在2天内将毒霸的界面按照UI设计组的全新设计完全实现。第一反应,当然是“不可能”。陈fz说,“不用说不可能,只说做到的话,你想要什么”,呵呵,这显然是不可能也得可能的意思了~~此时陈放为我争取了提前转正的“条件”。

只剩下两天,也就是差不多50个小时的时间,我们当然立刻就开始。这种类型的改换界面,并不单单是换图那么简单。首先,原版本基本上没有贴图,而现在要改成贴图方式;其次,更改界面,也涉及到一些操作逻辑上的更改(UI组的设计,并不仅仅是给出图片,同时也包含可操作性的设计);最后,还包括一些实现细节上,由于之前没有实现过而现在需要的,需要做新的实现。同时,还要保证已经实现的功能不被影响,因为距离发布时间不远了,再重新做大规模测试是不可能的。

从实习到此时,我对主程序基本上一直处于只敢看和小规模修改,毕竟还没有完全吃透这几万行的代码。不过这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和陈放一起,和UI组的lwq、tom和kay有所接触,然后努力的去完成任务。从最基本的动态效果的按钮控件,一直到最终的将整个界面逻辑更换,50个小时中我们只轮流休息了两三个小时,基本上马不停蹄。

年轻和激情就可以创造奇迹,原本认为是impossible mission,结果居然真的按时完成了。后来的事实,也证明了,我们对界面部分的更改、增强,完全没有影响到软件本身的质量。

很快,毒霸2被定名为金山毒霸2001,正式发布了。


金山毒霸2001的主程序界面

由于及时完成了任务,我也在8月份就拿到了转正工资。

8月中,产品发布,我们都跟着去了广州参加新闻发布会,新闻发布会上,开发人员每人讲一句话,我说了什么早就记不清了,只记得当时紧张得要死~~

然后,开发组分批(三四个人一批)轮翻送到广州差不多待一个星期,去实际的软件销售店面现场推销毒霸,同时,也是一个直接面对消费者和用户的机会,陈fz要我们利用此机会多听取消费者的意见和反馈,了解用户到底需要什么。

8月下旬,轮到我和正在主要开发企业版的cx一起去广州,cx是在我实习期进入毒霸的,因为一直在刚起步的企业版,因此当时和cx并不太熟,两人居然一路无话,坐长途车到达广州。我们是住在金山的广州办事处的办公室里,里面有3个套间,每个套间有一对上下铺。我们在最外间,我睡上铺,cx睡下铺。一起待了一两天,和cx渐渐熟络起来,互相也聊了不少心得。一开始我们对站店面都比较有意见,程序员很多都不太愿意与太多人打交道,而现在要求每天和来来往往的顾客攀谈,另外在店面站一天(没有凳子)对于我们这些缺乏站立锻炼的弱人来说,也是极端痛苦。没几天,cx就找到机会被批准返回珠海了(可能他那边的任务是比较紧),而接替cx的,是Ritchie,以及第二天又来了UI组的tom。tom也是应届生,学金融财会的,不过颇有设计天分,一到金山,就为毒霸设计了毒霸2001中那个电脑医生的卡通形象,该形象后来一直被持续使用,个人感觉,比瑞星的那个狮子要可爱多了。

我们出差每天有几十块的补助,我们一般午饭省着点,随便买个盒饭打发了。然后等到吃晚饭的时候,我、tom和Ritchie就把三个人剩下的补贴合起来,去吃一顿大餐。所谓大餐,也就是在办事处对面的饭馆里点几个菜和酒,“腐败”一把。腐败的同时,也会开心的聊天,经常都笑到肚子疼,由此每天吃晚饭成了我们在广州最愉快的节目,也在此时和tom混熟了。应该说,就是受他们两个的影响,我后来和同事相处就放得开了。据Ritchie说,从广州回珠海后,我就像变了个人,之前和不熟悉的同事们话不多,之后就完全不一样了,我也有这样的感觉。

tom在广州自有住处,晚上不睡在办事处,因此晚上只有我和Ritchie这个大烟枪睡上下铺。Ritchie不仅烟瘾大,更善谈,一聊起来就停不下来。

自从Ritchie来了之后,基本上每天都是聊到天亮,早上六点多,然后睡会儿,到九点半,就被办事处上班的同事叫醒,睡眼朦胧的去站店面。如此往复了三天~~每天早上,办事处的同事会看到我们的床下地上一堆的烟头,会说:“哇,你们三个居然抽那么多烟”,不知道他们如果知道我和tom都不抽烟的话,会如何想 :roll: ~~期间有一天,xf和esan坐公司面包车在广东地区参加“稽毒万里行”推广活动时,路过广州也在办事处住了一晚。

白天站店面,从不向陌生人开口的我,也硬着头皮主动找正准备买杀毒软件的顾客搭讪,给他们介绍毒霸,居然每天也能给我推销出去几套 :lol: 。而在和办事处的同事闲聊后,才知道直接的铺面竞争比我们开发产品竞争来的更直接、更火爆,在我看来已经十分无法忍受的恶性竞争每天都在上演着(比如互相撕对方产品的海报),甚至有同事为此流血。从此,也知道了这些整天为金山跑腿,全心推销金山产品的办事处第一线同事的辛苦,与不容易。

每天睡三小时持续了几天,直到8月27日那个周六,毒霸要在体育馆门口办一个宣传活动,所有办事处的同事以及正在广州的我们都被拉去做了壮丁,帮忙搬东西。体力活对我们都挺要命,而且广州的八月底非常热,而且我们都仍然是早上六点睡下的~~

一直忙到中午,终于被告知活动搞完了,下午我们可以放假,第二天(周日)就可以回珠海了。中午吃完饭,我和Ritchie回到办事处,就放倒在了床上。这一觉对我来说,真是惊天地,泣鬼神,睡得天昏地暗,感觉是把差不多一周的睡眠不足,全都补回来,一觉睡到晚上十点,全身酥软。

第二天,Ritchie另有安排,我和tom一起返回珠海。进关时,因为tom没有边防证,我和他一起下车去办,办完后坐下一班车,进入珠海市区已经是晚上九点多~~

在广州一周,是体力上最累的一周。然而,却也是精神上最放松的一周。没有开发上的任何压力,每天“下班”后,就是“腐败”和“聊天”,同时,也使同事变成了朋友。


毒霸2的团队(摄于2001.8.1)

我在金山的日子 | 7 个评论 | 76,562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243/
实习--我在金山的日子(二)    @ 2006-09-03, 06:05

从珠海回来,得知我面试通过了,最“失望”的莫过于我妈了,她曾经一直期望我会面试失败,仍然在上海,去博科上班。而面试通过,意味着我会选择去珠海,同时也意味着要多付出2000块的违约金支出。

当然,我已经决定要去珠海了。不仅仅因为金山是国内做通用软件最出名的公司,在金山,我看到了“拖鞋气氛”(原本习惯性的想说“拖鞋文化”,不过“文化”这个词已经滥了,表达不出我对这种气氛的喜爱),看到了热情(十来个人的团队真的在努力做一款好产品,无论外界如何评价,至今我仍然认为,当时所有人都尽力了,如果有所不足,那也是其他非主观因素造成的)~~

原本在临近毕业的时候,我还在顾虑,以后我上班是不是也要像很多人一样,穿西装打领带,把自己包在一个壳里面在公司里写程序,做人?如果那样,会很痛苦,当然如果大家都这样,我也脱离不了。从金山回来,我知道了原来还有软件公司是这样的气氛的。

衣着上没有要求,一般夏天(珠海大半年是夏天)就是汗衫、短裤加拖鞋,一身全棉宽松衣物,没有任何束缚感。

上下班时间上没有要求,也就是所谓弹性工作时间,程序员大多喜欢夜晚工作(工作性质使然,夜晚容易心静而已,一味强调健康与否无意义),而早上喜欢睡懒觉。在上海,上班时间要赶,交通路程远,而且上班时间交通高峰,而公司却又很少会离家很近,一般比如9:00上班,可能7:30甚至7:00前就得出家门,每天挤公交车或者地铁的时间,就要花2-3个小时。而在金山,我看到的是,大家基本都住在公司所在小区(租房),上班走路过来只要5分钟,并且大多数人上班时间是在下午5:00-6:00(赶在食堂开晚饭前,呵呵)~~

总之,珠海,金山,那时候给我的感觉就是一个真正可以静心做技术的地方,直到我离开的时候,我仍然是这么认为。

2001年的4月份,将毕业设计告一段落。之间陈放催了几次,让我尽早去实习,甚至给我提醒“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另外还说,我的机器已经申请了。五一长假后,就动身去珠海实习了。

2001年5月7日早上9:40,从上海坐火车(仍然是K99次)出发
2001年5月8日上午到达广州火车东站
2001年5月8日下午一点多到达珠海金山

刚到金山,wll负责招呼我,下午到达,还没吃饭,在wll的介绍下,在“新竹”点了一个香酥鸡腿饭外卖,饱餐了一顿。

下午把行李先搬到了公司安排的宿舍(就在公司所在小区,公司租了一栋房子,专门给新员工/实习员工住),陈放,以及面试时和陈放一起从超市买东西回来的ft,还有Ritchie一起帮我搬东西,反而我自己手上没啥可拿的~~ft说,没事,以后你也会有机会干这个的~~

晚上,去到公司安排的宿舍,却发现宿舍里没有空调(呵呵,是不是要求太高了),当天晚上极其闷热,同时,我的房间日光灯管坏了。折返回公司,找陈放帮忙。陈放考虑了一下,说llq他们租的房子正有一间空着招租(有空调),如果我有兴趣就带我去看看,可以先免费“试住”两个星期 :lol: 。电话联系后,陈放就带着我到了莲花山YY栋502这间房子(也就是后来在去年,我买下的房子,想想还挺有意思)。这是一套三房两厅的房子,在上海,比较少见这么大的房子,呵呵,所以一进去我就喜欢了。可以供三个人合租,现在有两个了,就是llq和陈放的老乡lwh,我可以住最小的那一间。llq不在,lwh介绍了一下大概的房租以及其他情况,然后让我趁着超市没关门,去小区里的超市(和大福)去买些杀蚊剂,否则晚上蚊子猖狂(那时候还不知道广东蚊子得厉害)。

安定住下来后,终于有了自己单独的空间,躺在床上,这时有些想家了~~打电话给父母,本以为我妈会趁这个时候劝我回家,没想到妈妈居然对我说“既来之,则安之”~~

2001年5月9日开始实习,参与正在进行中的金山毒霸2(后来产品名称定为金山毒霸2001)的开发。那时候毒霸引擎就是陈fz和人称“老大”的arac两个人开发,引擎以及病毒库是需要一个很长时间的积累的技术,尤其病毒库数量不是一朝一夕能大跃进的,因此那时候毒霸同时还购买了俄罗斯的Dr.Web的引擎(包含病毒库)的使用权作为对毒霸自身引擎的补充。另外一部分就是应用组,负责单机产品开发(也就是非引擎部分),应用组组长是visual,我的工作安排,是和陈放两个人一起,负责毒霸主程序的开发(也就是应用逻辑和界面的开发),当然也属于应用组。一开始感觉visual话不多,很怕跟他说话 :razz: ,不似陈放这么可以很容易说起话来。后来混熟了,原来visual也是个非常容易亲近,而且技术高超的领导~~ft也是应用组的,不过ft当时的技术特长是磁盘相关的部分,专门负责毒霸启动盘以及硬盘修复等相关的开发。这可是独门手艺~~至今谁的硬盘如果出问题,首先还是会想到让ft来帮忙修,前不久我把老婆的硬盘FAT表丢失了,就借口请ft夫妇来家里吃饭,把他拉来,不到5分钟数据就全回来了。据说第二天,tom的硬盘也出问题(tom在深圳),ft也给他远程修复了。

我的座位安排在陈放后面(因为我们两个是主要工作伙伴),也就是整个工作区最里面(离西面的边门最近,西面边门出去是一个备用楼梯,一般都是堆杂物以及烟枪们吸烟用)。而我的座位,却正好在董bo办公室门口,基本上我就是在董bo眼皮底下。那时候,董bo是整个珠海开发部的总经理,也就是说,整个珠海,他最大 :lol: 。这一开始让我也有些害怕,不过,很快也知道了董bo的平易近人。

拿到我的工作机,装完系统后,要找负责vss库管理的esan帮忙教导配置vss以及开发环境。esan也属于应用组,那时候负责维护毒霸在线升级程序,以及和visual一起开发邮件查毒等,同时还负责在专门的编译机上编译所有毒霸发布的程序以及vss库的日常维护和管理。

那时候整个毒霸组只有三个女孩子,wll,esan还有ajane,ajane负责文档以及病毒气象。

除了引擎组,应用组,另外还有负责企业级产品的组,测试组,产品化组等。测试组组长是xf,测试组中的tanna和sWin是老乡。tanna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永不知疲倦,基本上没见过他回宿舍,看到最多的,也最令人惊奇和佩服的,就是可以坐着睡觉。而sWin是整个毒霸组年龄最小的,据说是82年的,也是一个技术高手。当时sWin是在测试组,后来调到了应用组,和visual一起负责毒霸防火墙模块,为9x环境写驱动。

不过那时候基本上我就整天跟着陈放,他是我进入金山后的指引人(师傅?)、工作合作伙伴以及刚到珠海的生活顾问。另外,在免费试住了两个星期后,我很乐意的答应租下来我住的房间,因为确实住得很舒服,家具电器基本上都俱全,房租480/月,这让我在上海的同学羡慕不已~~合租的llq和lwh都是WPS组的,大家都是大部分时间在公司,因此甚少在住处见面(大多在公司见面,尤其是吃饭时)。

工作开始,配置好环境就开始熟悉代码,然后小心翼翼的开始做一些改动。技术角度上,我很多观点比较对陈放的胃口,加之我们是“合作伙伴”(陈放一直如此强调),因此我们之间讨论很多。陈放、ft和Ritchie都是大烟枪,他们经常会到工作区边门外面的备用楼梯口(很少有人走动)抽烟,我虽然不抽烟,不过我也会跟着去,听他们谈论技术、谈论毒霸、谈论所有的……

实习期基本上就是熟悉工作环境、熟悉代码、熟悉同事。另外,也要写我的毕业论文。那些和我一样实习ing的同事,也是在这段时间,一边参与工作,一边抽空完成自己的毕业论文。

每天的时间很快,总是在住处和公司之间(3分钟路程)行走,吃饭也不用出公司门,公司食堂还不错,早餐2块,中饭和晚饭4块,自己打饭,大圆桌(一般一桌6个人)一起吃菜。那时候金山人不多,整个珠海开发部也就一两百人,吃饭是很遐意的,唯一不爽的,就是口味问题了~~我吃不得辣,而食堂师傅是四川人,同时公司也有很多来自四川、江西、湖南的同事~~吃完饭后,陈放会拉上我,招呼几个人说“走,去海边”,然后会若干人等一起步行10分钟去海边吹吹风~~

之间,金山组织了一年一次的旅游,那年是去清远漂流。不过陈放因为有事没去,而我,一方面陈放不去,我感觉我去了也没什么意思(主要是还不熟悉其他人),另一方面也为了加紧毕业论文的进度,我就没有参加。

实习一个多月,2001年6月16日,我回上海返校做毕业论文和答辩。

我在金山的日子 | 评论已关闭 | 92,098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241/
求职--我在金山的日子(一)    @ 2006-09-02, 10:02

2000年10月,进入大四才一个月,除了抓紧最后机会重修以前挂了的课,最重要的就是要开始为找工作而奔波了。制作简历,然后和同学周末去赶场应届毕业生招聘会。

参加过应届生招聘会,才会体会到“人口大国”的真正概念。招聘会一般设在大学里,分好多个场馆,每个场馆虽然空间都很大,但是里面却都是挤得满满的。在里面,随着人流往前走,走马观花,一个展台一个展台看过去,看到自己有所心仪的公司,就虔诚的递上自己的简历。运气好一些的,接收简历的人会大概看一下,然后甚至会问你一些问题,更好一些的会在你的简历上做个标记,而一般情况下都是直接塞在厚叠如山的简历堆里,等待“抽奖”。最背的,就是对你的毕业院校不感兴趣的,直接把简历退给你。不过,其实这样应该算是更厚道一些,减少了你的简历资源的浪费。我是上海大学毕业的,送简历遇到过一次被退,然后人家说“怎么又是上大的,上大的太多了”(汗)。不过相对来说,计算机专业还算要好一些。

学校不吃香,所以只好广种博收,广发简历,以期待提高“中奖率”,获得面试机会。不过,我倒是对自己还有点信心,没到滥发的地步,一共大概送出去了5、6张简历吧。后来获得了3次面试机会,第一个是一个国企,工资比较低,后来接到了offer,不过没去。第二个是一个私企(博科),做mis开发的,还来我们学校做过专场招聘会,后来接到了offer,还去签了约。第三个是一个独资外企,不过未料面试过程全英文,我那个英语水平(尤其口语)是very very poor,不知道哪里说错了,反正没接到offer。

一直以来,我对做mis系统一直没有兴趣,甚至有些厌恶。当然,这纯粹出于兴趣使然,觉得老和数据库打交道比较烦琐无趣,没有其他原因。不过,那时候我所遇到的国内软件公司99%都是做mis的,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直到11月的某天,lythm告诉我,他签了华为,毕业后就去深圳。这个消息一下子打破了在上海工作的框框(之前想都没想过),既然可以到其他地方去,那么就可以有更多选择,首先想到的,当然是国内做通用软件最出名的--金山。

于是在网上,去到金山的网站,在招聘栏目里找到了投送简历的信箱,将自己的简历发过去了。几天后,还真收到了回信,他们发过来一份应该不算太正规的试题,都是一些诸如“谈谈对面向对象编程的看法”、“对Windows体系结构的了解”等泛泛的问题。当然,我就很快回复了。

然而在12月初,收到了金山hr发过来的邮件,内容很简单:“很抱歉,我们不能满足您的应聘要求。”

被拒绝了~~

之后,在寒假前,博科请我们收到offer的准新员工(还未签约)吃了顿饭,感觉这个老板还可以。因此接受了博科的offer,签约,打算去做mis了。虽然,我一直跟自己说,第一份工作很重要,基本上会决定今后的从事方向了。不过,既然被金山拒绝了,那也是无可奈何。

然而,在寒假结束开学后,2001年2月的某一天,突然在QQ上一个陌生人找我,自称是“毒霸组的陈放”,说看了我的简历,想让我去珠海面试。一开始觉得比较奇怪,不是已经拒绝我了吗?后来陈放说是要招一个熟悉Delphi的,部门经理给了他几份简历,他就挑到我的,然后就来联系我了。

那天下午,躺在宿舍的床上,脑子翻江倒海。真的接到面试通知了,反而有点乱了。主要有几个原因:1、从未独自一人出过远门,更别说去广东那么远,而且还有可能在那里工作;2、已经和博科签了约了,如果违约,要付2000块违约金,这对于当时的我,以及我们家庭,都是一笔很不小的负担。另外,自己也感到,要说服父母,让自己去外地工作,可能也并非易事。

后来,陈放发来了比较正式的书面试题,我很认真的做完,发回去。然后陈放说安排时间过来珠海面试吧。

一开始,父母当然全都反对,不过我从小到大,在一些重大选择上,父母最终都会尊重我的选择。这次也不例外,2001年3月14日,我坐上了从上海到广州的K99次火车,24小时后到达广州然后坐大巴到珠海。

到珠海后,问了别人,坐4路公交车到牡丹花城车站(现在的水湾北车站,那时候4路的确是走这条线的,现在不走了),看到了楼顶上的大大的“金山”两个字。进了楼,让前台帮忙联系陈放,正好是中午吃饭时间,陈放出去了,前台叫来了毒霸的经理陈fz。fz从楼上下来,从电梯里出来,第一次出现在我眼前的形象:拖着拖鞋,衬衫敞开着。3月份的珠海已经类似上海的初夏了,挺热。我却穿着冬衣,虽然一路上却也没觉得太热。和fz握手,按照之前学习的礼仪,称呼fz为“陈经理”。

然后,和fz在底楼的咖啡厅(就是几张小桌加一些书报杂志,给员工休息、聊天的地方)聊了一下,聊什么已经记不清了。过了一会儿,陈放和ft回来了,手里拎着刚从超市买回来的一些饮料什么的,两个人也是穿着拖鞋。fz让陈放继续和我聊,然后说要去睡午觉了~~

和陈放、ft闲聊着,这时候雷军从门外进来,看到我们几个,就走过来(可能看到我这个陌生人)打招呼。陈放介绍了我是来面试的,雷军和我握了手。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雷军是名人,大名如雷贯耳,心中只有崇敬,更是紧张的话都不知如何说。

陈放找了WPS经理wl来给我面试,面试后wl好像对陈放只说了一句,“毒霸不要的话,就让他到WPS”~~

似乎是通过了~~

然后,和实习ing的毒霸的助理wll见了面,wll很热情很友善,让人的紧张度可以减轻一些,她带我到毒霸的工作区“参观”~~

后来似乎是参加了“WPS准新员工培训”,这些准新员工是寒假一结束后2月份就来金山开始实习的,印象比较深的,是提到了新闻组的灌水王杨刚~~

晚上在毒霸的办公区,晚上12:00了仍然没有人要离开的样子~~后来fz安排Ritchie(实习ing)带我去他的宿舍洗个澡,洗完后还问Ritchie借了他的新拖鞋 :grin: ,之后在公司门房睡了一夜,第二天就回上海了。

我在金山的日子 | 评论已关闭 | 43,655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240/
我在金山的日子--序    @ 2006-09-02, 08:22

自从去年3月,写了东日十周年回忆之后,就有了把自己人生中一个一个阶段记录下来的想法。而距离最近的已经“结束”的那个阶段,就是我在金山的日子,也是我目前为止,唯一正式上班工作的一段经历。

数着自己的年龄,已经快到“而立”,也就是传说中程序员生命快结束的年龄了。虽然,我目前还能很正常的写程序,不过还真有点担心自己的记忆力会首先开始退化。离开金山已经有两年半了,而距离进入金山,已经有五年了,感觉中自己应该还记得2001年到2004年年初这段时间中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大部分的事情,另外还有一些照片可以帮助我回忆,所以现在及时写下来应该还算来得及。

本质上来说,我是一个喜欢怀旧的人。那么这些文字以及照片,也就权当留给我自己,待未来记忆力消退或者消失后,回忆的途径。

我在金山的日子 | 1 个评论 | 38,203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