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侠,请重新来过吧    @ 2018-11-06, 01:42

过了12点,就40周岁了。

去年此时,人在深圳,以顾问身份认识了一群优秀的年轻人,那是近一年来的工作重心的起点。彼时,我说四十不惑,是能越来越坦然面对所有的遗憾。在一年后的此刻,我说四十不惑,是之所以能越来越坦然面对所有的遗憾,是因为明白所有遗憾是对自己追求的和选择的,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一直以来,我是一个兴趣驱动的人,事业上一直任性地做着自己喜欢和想做的事情,无论是大学毕业时选择金山毒霸,还是后来投身共享软件开发成为 micro ISV,还是后来连续地创业。兴趣驱动时,即使面对巨大压力,也会甘之如饴,反之则会感到无所适从与煎熬。

长颈说:我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赚钱一定要和爱好捆绑在一起。
我说: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赚钱一定要和爱好分开。

我明白,这其实没有对错,只是每个人有不同的选择。是的,世人大多把赚钱与爱好分得很彻底,他们也未必不快乐,毕竟可能大多数人赚钱了就快乐了。可惜我知道了自己做不到。我明白他们,但他们不明白我,不明白兴趣驱动的人,对想做和喜欢做的事情的执着,竟然会超过赚钱的欲望。我不愿意融入这个世俗构筑的主流秩序——爱好是爱好,职业是职业。由此一直游离于主流秩序的边缘,但我很快乐,甚至感到自己是真实自由的。

在40周岁来临的时候,这个月开始,我选择回归自由,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重新成为 micro ISV——已然梦回2005。是的,花了十年,饶了一大圈,终于还是决定回归最适合自己的生活和工作方式,和某新合伙人。

此时想对深圳的那群优秀的年轻人们说一声“感谢”,是你们让我知道我依然年轻,这一年有你们,真好,离开你们,不舍。

大侠,请重新来过吧”,这句曾频繁出现在20年前玩仙剑时的屏幕上的话,这句5年前表格给我留下的评论,正是现在我想对自己说的。毕竟,依然年轻。

点滴随笔 | 1 个评论 | 161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1498/
Google 20年    @ 2018-09-29, 14:16

看了成立 20 年,Google 倡导的知识民主化现在看好像失败了,一个有感评论:

好像世界就是这个样子??热血终究会被现实冷却,屠龙少年终归变成了恶龙,整个物质世界构筑的秩序的力量强大到无人能够反抗。每次想到这些事情的时候,都会觉得很失望、很绝望,觉得人类无药可救。

但是今天看完这篇文章,忽然有了新的想法。就算所有的热血最终都会冷却,但在这冷却的过程中仍旧温暖了世界,哪怕谷歌最后变得“泯然众人”,这二十年里的坚持仍然推动着世界向着更好的方向前进了一点点。

相信每一份热血的存在,都在让冰冷的世界变得温暖一点点。

很高兴自从 2001 年接触到 Google 后,它于我而言从未离开过。

翻到 Google 6周年的时候(2004年)我也曾记录过。

很多人说,人终究会变成自己以前讨厌的样子,但我自觉我没有。我不愿意融入这个主流世界构筑的秩序,由此一直游离于主流秩序的边缘,但我很快乐,甚至感到自己是真实自由的。

点滴随笔 | 1 个评论 | 339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1485/
更新    @ 2018-09-10, 22:35

ncblog 和 ncshow 的 这套 theme 还是在 2010年刚开始写 PHP 的时候写的了。这个周末抽空,按照现在的审美品位重新做了一版,大框架没改,改善了 CSS 和简化了一些设计,看起来大气一些了。不过,不是很熟悉 web 前端的技术,所以也不搞复杂了,没有响应式。就酱。

点滴随笔 | 没人评论 | 295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1470/
慢生活    @ 2018-09-03, 14:06

又到 9月开学季,可乐初中入学了,也意味着夏天渐渐就快要结束,而后就是上海最舒服的秋天了。去年秋天去深圳 6周做顾问,开启了一段新的里程,转眼已快满一年,时间的流逝速度真的很吓人。

从 2009年细选网开始到 2016年 mera 失败,创业 8年多后,从去年开始,喜欢上了另外一种生活,不同于创业时总是马不停蹄、不知停歇,一种从容自若的慢生活。当然,有时候从容只是表面的,毕竟生活的经济上的压力还是存在的。很惭愧创业 8年多并没有实现财务自由,同时也错过了中国程序员参与互联网公司实现财务自由的可能性最大的黄金十年(2005-2015),甚至因为连续失败的创业而导致家庭收入入不敷出,创业期间的工资是很少的。但那种总是被“速度”逼着往前冲的担子卸下了,可以放慢脚步下来或者驻足停歇一下,却是实在的。

今年年初加入了长颈的公司,然后就开始了在深圳2周,在上海4周的循环日常,被朋友调侃为做2休4。其实在上海期间,肯定也是需要工作的,保持在线,参与公司技术方面的决策、与小弟们保持沟通主持一些工作以及自己维护的项目。

今年自己发起和维护的项目,除了为长颈个人做的 VA 之外,一个是 Project V,一个是 Inspire Writer。Project V 出于兴趣和实际需要,五月开始开发,六月底七月开始公司内小范围测试部署,八月已经全公司部署使用,代码量不多,目前为止运行完美。Inspire Writer 是去年开始的项目,去年7月发布后,改动不多,断断续续打一些小补丁。今年决心为它做更大程度的完善——支持通过云存储服务(比如 Dropbox)进行云同步,毕竟已经 2018年了,云同步已然成为了软件的标配。

这些项目的开发,都是在不紧不慢的步调中慢慢打磨,一部分出于自己兴趣,一部分出于自身实际需要,这样两者结合的驱动开发,是我作为程序员这个角色时所向往的。对于 Inspire Writer,我现在的想法就是将它细致打磨成一个精品,我相信慢慢会被很多人接受和认可的,即使可能需求是相对小众的。我相信,好产品是慢慢打磨出来的,我也喜欢以这样的方式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不再急功近利,被时间逼着往前冲。

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标题是《创业之前,请忘掉你那该死的“完美主义”》,或许商业现实确实如此,但如今的我已经不愿意再以这样的方式来创业、做产品了。倒不是说这样做出的产品一定不好,只是我不再愿意这样了。

前些年创业时我的梦想是做出“成功”的产品,去纳斯达克敲钟实现暴富。经过最近这一年多的慢生活,我的梦想已经变成了,有一个房子,在家陪着老婆,每天写写代码、打扫卫生……

点滴随笔 | 3 个评论 | 468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1458/
Be with you, again    @ 2018-08-20, 23:47

应该是在 2005 年的时候,最早看了日版《借着雨点说爱你(Be with you)》,在 2008 年还推荐过,当时有了可乐之后重新看这部片,感受完全不同。一直很喜欢日、韩一些有别于好莱坞大片的那种情感细腻、画面唯美、表达含蓄的电影,就比如当时推荐的《假如爱有天意》、《借着雨点说爱你》。

今天看了孙艺珍演的韩国翻拍的新版 Be with you(2018),似乎是把《假如爱有天意》(孙艺珍主演)和《借着雨点说爱你》合二为一了。情感基调与日版类似,但感觉又有些不同,至少不会有东施效颦的感觉,值得一看。但有些原版的经典细节,比如妻子在雨季结束时消失的画面,表现得不如日版那么细腻,有些粗糙。这个版本是和可乐一起看的,可乐看到后半节哭得稀里哗啦的。

画面很美。

点滴随笔 | 没人评论 | 414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1424/
又解决一个    @ 2018-08-01, 21:03

Project V 自己用的过程中发现经常会有浏览器(Chrome)卡顿的现象,三天前发现了实际的原因,是浏览器对页面进入了 IO_PENDING 状态,并没有真的提交请求,而是在等待一分钟后(Stalled 1 Min)才开始提交请求。

应该没什么人遇到过,所以网上完全搜不到相关信息。而且因为无法调试,所以只能靠猜测、试验、对比、验证等方法去解决,发愁了三天。今天下午突然灵光乍现(当然,和这些天一直在思考和试验肯定是有关联的),找到了问题根源并彻底解决。

很爽很欣慰。

现在 PC 版(Windows、macOS、Linux)的 Project V 基本上完美状态了。

点滴随笔 | 评论已关闭 | 564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1417/
换到新的 vps 了    @ 2018-07-22, 23:44

CN2 GIA 的线路,国内(电信)访问速度很好,其它线路没有测试。

点滴随笔 | 评论已关闭 | 553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1414/
扩张与梭哈    @ 2018-02-05, 07:43

早年,我自己做开发者辅助工具很多年,尤其是VCL控件。当SUIPack逐渐为Delphi社群所接受,订单量不断提高之际,膨胀与过份的自信随之而来感觉自己可以卖好一切VCL控件。于是后续开发或者与别人合作开始运营更多的VCL产品,但在资源有限的情况下,新的产品销售非常一般聊胜于无,但却导致在主要产品SUIPack上投入渐渐不足。最终不得不做减法砍产品,而把资源转回到真正的主营业务 —— Skin Solutions。

对于一个小有所成的个人或者公司来说,扩张是一种非常天然的冲动。甚至一些创业阶段的公司,都会在主业务稍有起色时希冀通过扩充产品线来达到快速成长和扩张。因为人的本能思维方式是线性的,我做好了 1,那么我再做一个 1,很容易就达到 1+1=2。但是,人很容易忽视成本(或者说资源的有限性),对于小微公司或者个人化的小团队,无序扩张的成本是很高的,开新产品线需要投入的资源(人力的,物质的)往往会被乐观和膨胀的心态所低估,而实际上自己的小有所成的主营业务的潜力也被低估了。

一些CEO会因为危机感的原因,总担心公司过于仰仗单一的主营业务的风险,因此希望扩张能带来更大的安全感。实际上,一般对于小微公司来说,主营业务的天花板往往是你看不到的,远未达到需要担心撞上行业天花板。而由于主营业务已经小有所成,那么继续专注投入在其上,无疑之前所积累的经验会让你更事半功倍。降低主业务的资源投入而转入不熟悉的新业务,美其名曰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实际上,这时候你已经相当于放弃了对原来的篮子更好的看护,做更好的加固。最坏的结果,可能会是无论新篮子和旧篮子的鸡蛋都保不住。

还有一些CEO会因为聪明的缘故而善于腾挪资源,为了能灵活走位,而开辟多个业务甚至多个公司(或者team),希冀以此达到某种快速发展。这种方式目前最出名的也是最失败的案例,无疑是贾跃亭的乐视了。聪明人自有其聪明的行事方式,能玩得住,你就能让所有人和你一起为梦想窒息。但是因为高估自己玩的能力而最终崩塌时,只能是自己真的窒息。

当然,我所想讨论的,只是对于创业、小微公司或者稍有起色时的个人化团队而言,大公司多元化战略之类的并不在列,我也完全不了解。

创业讲求梭哈,那就在你看好的业务上梭哈。

点滴随笔 | 评论已关闭 | 1,535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1361/
2018 重新出发    @ 2018-02-04, 10:56

四年前开启的一段历程,为人生增添了无数美妙的回忆。途中与小伙伴们一起经历起伏,虽然结果并未如人意,但无疑过程是快乐的,同时也收获无数。

曾经一位朋友在 2012 年跟我说,四十岁之前再蹦跶一下。如今,四十已然到来,感受到更多的是对家庭的责任了,选择不再任性地蹦跶。但并不意味着停止折腾,生活就是折腾嘛。所以,2018 重新出发,和另一群优秀的年轻人。

四年后的现在,就要踏上新的里程的此刻,收藏好我所珍视的过往,轻装上阵。

点滴随笔 | 评论已关闭 | 1,516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1358/
我所理解的合伙人    @ 2017-12-22, 03:17

从2009年做细选网开始,算是真正投入了互联网创业(之前一直在做mISV,在IT里算是传统行业了吧),至今已经八年多。之后的每次创业项目不同,所经历的合作对象也多有不同,每次于我而言,都是倾尽全力。当然,至今尚未有算得上成功的,有些产品其实真的很不错,很是可惜。

之前,我和每次创业一起合作的人之间,都互认或者互称为合伙人,至少在当时,我也是真心这么认为的。八年之后,各种尘埃落定之后,细心梳理、反思,其实并不是每次都是真正的合伙人关系。有了这样的认识之后,再看网上看到的那些所谓技术合伙人与CEO闹掰之类的纠纷(比如冯大辉与丁香园),就豁然开朗一目了然了。其实根源就在于,所谓的“技术合伙人”与CEO之间就合伙人的认识大不相同,有时候,给出合伙人的称谓,对于CEO只是一个笼络人心的手段。这样,双方对于项目的预期就会天差地别,在这种情况下,那么最终无法合作下去就是必然的了。

当然,是不是合伙人关系,和项目成败之间并没有直接的因果联系,只是我觉得必须彼此之间都有一个正确、清醒的认识。否则,即使产品成功了,合作仍然会崩塌。

从我自己经历而言,2009年-2012年,细选网项目基本上是我和solmyr两人合伙,一起完成的。我们两个都是技术向的,都是一心只想把项目开发从无到有做好,全情投入。虽然过程艰苦,结果可惜,原因有很多。但我觉得我和solmyr两人是合伙人。

2012年年底回到上海后,和一个在上海的事业上已然非常成功的朋友rance开始合作,之后在其公司框架下合作了两个项目。虽然我们互称项目的合伙人(即使项目很大部分其实是在他的公司框架下运作),但本质是,他出钱,我出力(开发),其实这是一种投资关系。身份的不对等(他的公司已然非常成功)、对项目投入的不对等(我对单一项目全心投入,他还有他的公司业务),注定了我和rance之间就不可能是真正的合伙人关系。

2014年-2016年,我和nate开始合伙创业mera项目,从最初的新型邮件app的定位到后来融资转型群聊社交,一路产品也做得异常艰苦。初期nate设计产品,我开发到后来的nate负责融资找钱我建立开发团队,彼此合作无间,为项目一心一意,甚至彼此还互有长短形成互补。我觉得这是非常理想的合作,其实也是创业之所以需要合伙人的最大原因。另外,Mera以及后期从其中把邮件功能拆分出来的Flow(也就是最初设想的Mera),都是非常好的产品。

所以,怎样才是合伙人?我觉得,只有利益互相绑定的两个或者多个个体一起为一个目标(一个产品也好,多个产品也好)共同全心、毫无保留的投入,他们之间才是真正的合伙人。

假设“马云”是一个不懂或者不擅长技术的创业者,他作为创业团队的CEO肯定会需要各种专才(开发肯定是其中重要一环,尤其是对互联网项目来说)。对于专才,他可以合伙,也可以雇佣。被雇佣的人,不需要承担风险(项目失败了重新找工作不算),也不分享收益(早期员工拿期权也不算吧)。如果他希望与这些人共担风险、共享利益,那么就要合伙。

但如果这个“马云”创意很多、精力旺盛,在不同公司名义(或者称为利益体)下与很多个“技术合伙人”分别合作不同项目(恩,他的精力和定位真的允许他能同时兼顾多个项目),且与他们分享仅限于他们各自参与的项目的利益(如果有的话),这些“技术合伙人”算是真的合伙人吗?

我觉得不是,因为你和这个“马云”没有绑定。他可以参与主导十个项目(夸张了点),每个都有他的利益在,风险却被分摊了。而作为某个项目中的“技术合伙人”的你,理论上你也可以同时与某个“马化腾”另外合作其他项目,但现实对于开发人员来说,你只可能参与一个项目,你的利益全然绑定在这个项目上,风险也是100%。所以你们之间并不是合伙人,本质是雇佣关系。而如果因为有了“合伙人”的title,你就以“马云”合伙人自居,甘心拿着合伙人的工资和期待项目成功的飞黄腾达,那你其实只是马云的十个筹码中的一个而已。

所以,怎样才是合伙人?再说一次,只有利益互相绑定的两个或者多个个体一起为一个目标(一个产品也好,多个产品也好)共同全心、毫无保留的投入,他们之间才是真正的合伙人。

点滴随笔 | 评论已关闭 | 1,908 次阅读
简短地址:http://ncblog.net/1344/